2005-07-30

回首祝清坤当年

曾经领导海南会馆联合会多年的祝清坤先生,认识吴昭凤女士,是在槟城的中正夜学。一起读书,一起用功,志趣相同,同甘共苦,时间久了,自然而然有了感情,彼此互相爱慕,决定今后两个人走在一起了。

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个关键时候,本来属于两个人卿卿我我的事情,一下子居然变成了两家人的问题。

那一段日子,祝清坤先生的事业还在起步阶段,根本不算发迹。开始,吴昭凤的家人甚至大力反对她嫁给这个“海南穷小子”,并警告她必须自行承担“以后一定没有好日子过”的恶果。

可是吴昭凤倒是独具慧眼,面向了多方的考验,意志始终坚定如一。到了大家知道反对完全无效,吴家又移动策略,改用那些琐琐碎碎的人情传统以及礼俗规矩来多番为难这对新人。

祝先生在《回首来时路》回忆此事,对那些黄道吉日的选择尤其不胜其烦:“我于是自己选定了日子,自己布置好新房,然后托人向对方家长说,这是名相师金吊桶所选定了的”。

既然听到了出自名师“金吊桶”指点,谁还敢于说tak nak? “结果婚礼就在自导自演之下顺利完成。” 祝先生说。

实际上,祝先生不仅仅是婚礼顺利,以后他在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大展拳脚,从此打开了生意的大门。近日槟州元首阁下敦阿都拉曼阿巴斯67岁华诞,更册封祝先生为拿督斯里。

可惜,祝先生没有挂牌算命,不然我想,必然非门庭若市不可。

2005-07-28

路名苍茫多奇事

前人命名路名,多为指认地方特徵,便于指引方向。例如,之所以叫做茨厂街,乃是叶亚来的茨厂曾经位居这里。以后演变成为行权施政的工具,路名开始用作诠释时代的历史和铭刻个人的政绩。

间中,还有一种效仿当初洪秀全比屋可封,人尽其王之事;路名皆以数目一一编码,按照1,2,3至N号逐一甚至随机列出。尽管取名快速,跋前踬后,实地搜寻实在不易。

森美兰芙蓉市议会为此近月开始逐步重新编排路名,芙蓉园改以莲花(Seroja)命之。个别居民望文思义,不解其意。如果芙蓉园沿途不是植满青莲之色,恐怕正是命名不当之过。

槟岛光大区州议员林锦顺又举选区属下路名拼音版本不一,居民和游客借助地图按图索骥,深感混淆。他指出祥德路原拼为Jalan Seang Teik;一个多年失修的路牌上面所书却是Jalan Seang Tek。

彭亨关丹市议会新竖的路牌乃至有所疏忽,遗漏先贤黄亚养路的拿督勋衔;造成黄亚养的后人极为不满,强调“认为此举有辱先贤之嫌”,黄亚养的“贡献不能让人随意抹煞”。

查黄亚养和苏丹阿都拉情同手足,多次得到苏丹恩赐;“进出皇宫如同自己的家门”。这条Jalan Dato' Wong Ah Jang长达三公里长,共有四列车道;还有一所建于1924年的Sekolah Sultan Abdullah,可证二人交情匪浅。

对我来说,不论是芙蓉、槟岛还是关丹的零星个案,实非关键之议。如果真要改正过来,我倒希望半岛市议会从此酌量附加中文与淡米尔文书写的路名,彰显多元文化的Jalan。

有关这点,绝非不可思议。年前昔加末县议会昙花一现双语路牌;纪念董总顾问郭全强先生令尊郭开基事迹的Jalan Quek Kai Kee因而有了方块字。前不久中文路名相继一一失踪,不知何故也?

送郭主席一小碗燕窝

对这个孩子,感受得出郭全强的妈妈郭王遇春女士是一直引以为荣的,向外称呼都是“哥强哥强”;那是我们海南人类似Abang Keong的的尊称。我年少常听她说起她的哥强;可惜,百岁的她已经失忆。

对她的先生,感受得出郭全强的太太梁丽明女士是始终默默赞许的。她曾对海南岛远道而来的记者刘见说:“爱他就是让他快乐,有成就感。……如果能把买燕窝买钻石的钱捐献给教育,他也感到十分高兴。”

对他的太太,感受得出郭先生是疼爱有加的。尽管当初大家族里上上下下共用的语言是文昌话,1952年他俩结婚以来,养育了五个孩子;他仍然习惯和她使用广东话交谈。

对他的妈妈,感受得出郭先生是孝而敬之的。1956年,父亲郭开基突然谢世,郭先生和夫人立即途经香港南下分担母亲的忧伤。当郭王遇春女士还住在祖家那一阵子,郭前辈每次回乡见到妈妈,言谈举止依旧是那样的传统那样的恭顺。

然则,因为他一生的志业,他原本应该用于天伦之乐的时间,都让给华教的天长地久。2004年12月9日的《南洋商报》报道,郭先生坦言曾经“本身也已做好打算,随时准备好高血压的药、牙膏等物品,一旦被捉,就带着走了”。

现在献身华教32年的郭先生卸任了。柔佛州董联会和董总抢着在下周给他筹办晚宴。因为郭夫人当初把买燕窝的钱都转捐教育,为表民间的谢意,我想,晚会上也许可以送他们伉俪一小碗燕窝;让郭先生养生健体,让郭夫人也高兴高兴。

至于钻石倒不必了。夫人深识大体;对于先生“每次从家里拿钱,无论是几百元,或是几十万元,捐助教育,(她)都感到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世间再大颗的钻石都比不上她坚贞亮丽的深情。

2005-07-27

张华自己下棋

高雄醫學大學舉薦委員會選為“國外社會人類文化貢獻類傑出校友”的張華,为第十二屆醫學系畢業生。舉薦委員會网上的甜言蜜语露出張華两点貢獻云云。

一是“1980年開始參與華文教育工作至今,深感多元民族的馬來西亞政府有意地忽略華人文化及教育的發展,於是毅然加入民間組織華教團體(董教總)。……帶領一批熱心華教的斗士積極計羿,推動華文教育,不遺餘力,今日已有豐富之成果”。

一说“1990年開始積極參政,帶了100名有幹勁、有朝氣、有理想、有學識的青年,把金保區的馬華公會黨員從原有1000名左右,增加到現在黨員約2萬多名,原有的9個馬華支會,增加到45個支會,替華人爭取取許多權益與資源”。

凭此而论,前25年張華不遺餘力參與華教的豐收,实远不如近15年他卖力我党的战局;非但黨員狂飙20倍,支會亦以5倍速度剧增。張華精思密谋四分之一世纪心机所在,一目了然。

当下新任霹雳董联会主席之余,張華又自荐竞逐马华中委。此公毕竟居心安在,打入中委,纠正马华?还是打入董联,纠正华教乎?听其言,观其行,霹雳路人谁不忧心谁不断魂?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張華心在党国,自当请辞董联会,把民间的归还民间,“避免無謂紛爭”;方不失对“社會人類文化”,特别是華文教育有所貢獻矣。

何况,身任霹雳象棋公会会长的张华,想必深知棋艺之道;光天化日怎么可以把立场一掰为二,甚而攀附自比陆老师;纵容董总的张华和马华的张华左右交加,一起下棋?

如此上下“棋”手,别说舉薦委員“有点异见”,连小弟我也难免要趁此提醒:既云“观棋不语真君子”,张华怎能在自己全权操控棋盘之后,竟把董联当作掌心的棋子?
如果张华没有局部失忆,选择遗忘竞选董联会主席前 “淡出政坛” 的承诺;这是哪门子的“动手无回大丈夫”?

2005-07-26

哇!非常Enjoy!

准备竞选总团长的林熙隆主张马青发起“吃喝玩乐”的文化;《号外周刊》230期有作者马剑君言,当事人原意有误。如是他闻,林熙隆本来脱口要说的是“一起工作,一起enjoy”。可是林熙隆不光中文不行,华语竟也不够伟哥,结果误事。

然则,人生几何?譬如朝露, 去日苦多。不管是游戏人间及时行乐,还是难得糊涂“吃喝玩乐”;只要自得其乐,要说并不为过,又何乐而不为呢?

林熙隆的妈咪杜藩王维娜深识此道,林熙隆承欢其下30年有余怎么一无所知?当初戴小华在《中国报》走访这位贵不可言的前交通部长林良实夫人,她大方透露独特的“玩乐”之道:

“有一阵子我迷过古筝,狂热起来,还和朋友互相在电话弹来弹去切磋哇,你说是不是很疯狂?……现在(1990年)每个礼拜,有两个下午,都约了朋友来家里唱唱歌,有老师指导,唱了歌又可以喝喝茶,吃些点心,我觉得这是很开心,又不是很花钱的娱乐。”

哇!这不仅仅是“玩乐”之道,简直是“吃喝玩乐”全套了。哇!别说杜藩觉得“很开心”,我们读上来都感受到其乐无穷!

只是每个礼拜有两个下午八音迭奏,“约了朋友来家里唱唱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尽管“不是很花钱的娱乐”,对一般人家毕竟奢侈。何况是“有老师指导,唱了歌又可以喝喝茶,吃些点心”。

市道不好,退而其次,姑且节省,不请老师,不需喝茶,不吃点心;只和朋友互相在电话唱来唱去;或者借助网络切磋切磋,我想,成就的效果大概也不至于相差太远。

然则,杯觥交错,“吃喝玩乐”之外;依循党训,其实倒该让出一点时间终身学习。王维娜说,当年林熙隆令尊敦林良实似乎“颇有语言天分,他能够将他懂得有限的一点华文,变来变去,变出好几篇演讲稿哩!”

林公子熙隆君少了语言天分,现在还不会把懂得有限的一点华文变来变去。不过不要紧,只要今后常和陆老师在电话讲来讲去;切磋久了,一定也很enjoy讲华语的那些乐趣哩!

2005-07-23

“赌剩”奥苏

月13日和14日,新加坡《联合早报》连续两天,报道沙州前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奥苏苏甘的新闻。13日的文字突现“林吉祥:沙前首席部长豪赌欠巨款”;而隔天的题目则是“沙州前首席部长也在墨尔本赌场欠债”。

根据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的文告,沙巴州前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奥苏苏干在退休一年后,竟然坐拥1亿5870万令吉狂赌,一连输掉3160万令吉,欠下伦敦Ritz Hotel Casino高达710万令吉的债务。

2003年5月29日所作的〈宣誓书〉更有这个记录,拿督斯里奥苏于2002年2月、4月、5月及9月前往伦敦期间,几乎每天都在赌场豪赌。2002年9月9日更一口气以200万英磅下注,最后一举“输掉175万7000英磅”。

此外,这位“赌剩”也在澳洲墨尔本皇冠赌场(Crown Casino)“拖欠一笔为数不明的赌债”。赌场公关经理加利奥尼尔对《新海峡时报》表明,“整个事件已告一个段落。鉴于还债协议是保密的,他不愿透露详情”。

不论拿督斯里奥苏在澳洲的赌债有几个位数,可知经年累积数目必然可观。难怪首相阿都拉要为此大发雷霆,严厉批评为马来西亚扬名http://www.gamblingrepublic.com/的拿督斯里奥苏是一位“失败的领袖”。

子曰:见不贤而内省;又说:择其不善者而改之。从“赌剩”身上,我们学到什么?

2005-07-21

化瓶颈为平境

早岁先辈移民南来,从事农耕,清晨作业,午后休闲。生活日渐安定,各取所需群而聚之,济困扶危以沫相濡;慢慢扩大,衍生到教育、医药、义山各个领域。发展至今,进入工业社会,入学的孩童首当其冲,经年累月身领考试沉重的压力。

既届毕业,朝九晚五,超时工作之后;个人的时间实在有限。鞍马劳顿,疲于奔命之下,红男绿女无不手足重茧 ,草行露宿心力交瘁。大家工余闲暇,所剩无几,抽空无术,自不待言。

巧逢周末假期,自家休息自顾不暇,岂有余力服务人群乎?受制于此,华团莫不兵在其颈 ,祸在旦夕,相续面对会员中断,后继乏人的险境。

何况,华团过去既有的功能不再。诸如宗教的点滴,皆交庙宇和教堂。先贤当初所办学校的行政,按照法律条文,如今尽属国家机关。衣食住行诸事,各有部长高官贤伉俪专事指定处理。

发言表态,政党骑而劫之。觅职一事,经有专业网站负责;个人、家庭和组织作息娱乐,全赖私营商家。就是慎终追远之大事,也有大小山庄一一代劳矣。

物换星移之下,华社解体后的华团所剩为何?除了冬眠等死,莫不过拆馆重建、春秋两祭、奖学讲座、会员大会、游山玩水而已。不然,则转走国际路线,以主办世界宗亲总会云云名留千古。

郭全强前辈决心从董总引退,自陈本身领导已临“瓶颈”的由来,或是受困于此。弹少援寡途中,7月17日接棒的新领导想必许以摩西姿态,带领苦难羔羊,攀青山穿红海,化瓶颈为平境,化杂音为福音;叫一切信华教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2005-07-20

困境是半长不短的裤子

1990年11月间,陈祖排博士接受戴小华专访,回忆陈年往事,眼睛曾经为之出汗。陈博士童年住在新村木屋,木瓜当菜,割胶养猪;到了“Form 3 去槟城旅行时才借了第一条长裤穿,还是半长不短的”。

1967年,他考上马大马来文系,穷得没钱交付学费,父亲卖掉祖父留下唯一的那片小胶园。说到这里,戴小华在《风起云涌》记述,当时出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陈祖排博士语音欲泣。

身在困境中成长,陈博士对于族群的举步维艰,心力憔悴,感受尤深。1984年12月9日,他在〈大马华裔文化与困境〉演讲乃言:

“在华裔权益日趋式微的今天,……在面对影响华裔社会利益之重大问题时,(华裔政党)必须首先掌握齐全之资料,不畏缩,不投机取巧,果敢地与当局协商,据理力争,反映华裔的心声。对内方面,这些政党应真正服膺民主,在党内停止互相倾轧及排挤,网罗及栽培有才干并肯为民族献身的领导人才。”

陈祖排博士显然话中有话。“在党内停止互相倾轧及排挤”指的是当年梁陈党争,华社一部分的困境确实由此而来;甚至连累24间华资主导的合作社在1986年8月8日尽被冻结。

以后因为新泛电击中陈群川,总会长入狱。1987年5月7日,他临危受命转战雾边;庄迪君博士说,我们因此走进雾里。1999年选后组阁。不知何故,他再从政治的雾里,滑入权力的旁边,沉寂一时。

现在“时间到了”,陈博士自荐借助署理总会长之战一举鹏飞万里。不论马华公会的党争素质是否犹如新村木屋,要是他应允陈思源公开辩论,我只希冀他俩同时看到528报变以来,中文媒体困境的本质,仍是一条半长不短的裤子。

2005-07-19

一贵一贱,悬殊乃见

普華古柏提呈厚達200頁的〈肯德基高層商業調查〉出爐之後,《The Edge》报道,董事部立即宣佈集團執行主席拿督依斯哈和董事經理拿督佐哈里停職为期21天,并可酌情延长。

是非错综内情复杂,一些了然,一些不明。然则,礼聘二人的成本(cost of maintaining)每年几近5百萬令吉,相等于集团稅後淨利的20%,不能不教人大吃一惊。

据知,除了薪酬和津贴之外,两位拿督各有3輛豪車专供差使,又從新加坡子公司每月支出6萬新币。经年累积,数目可观。Doreen Leong 引述的消息说,如果将此回交公司,每股盈利将可提高大約3仙。

同一期间,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先生在国会寻求紧急动议不果,无法辩论“前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奥苏苏甘在从政治高职退下1年后,在伦敦一家赌场拖欠1亿5870万令吉的赌债,输去3160万令吉以及在赌场融资下负债710万令吉”的课题。

根据Ritz Hotel Casino在2003年5月29日所作的〈宣誓书〉有此记录:拿督斯里奥苏苏甘2002年2月、4月、5月和9月逗留伦敦,几乎是夜夜忘情于赌桌之上而“gambled on almost a daily basis”。

从2002年2月9日至9月15日,拿督斯里奥苏苏甘在伦敦豪赌2348万令吉,“一共输去468万3300英镑”。《当下大马》跟进报道,拿督斯里另外欠下澳洲墨尔本Crown Casino数目不明的款项。

不管钱自何处来又往哪里去,三人一掷千金的生活方式,当知贫富悬殊之巨。市民穷其一生所得,三餐温饱而已。赚取生平的第一个一百万,谈何容易;何况是面不改色“一共输去468万3300英镑”?

2000年以来至今,全国新村拨款所得仅有3亿2千万令吉。拿督斯里奥苏一君狂赌支出,就超过五年拨款的三分之一。廉价屋二万五千令吉一间,肯德基董事二人任职五年,可得1000间。立此存照一贵一贱,不亦怪乎?

建筑屠人记

毕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巴生興建中的高架天橋,突然在7月10日下午斷成两截轟然倒塌,造成天橋之上的9名外勞工友,從高處墜落地面受傷?

据悉,高架天橋坍塌那一霎那,鋼筋水泥,不偏不倚刚好壓中經過天橋底下的一輛轎車。所幸車內一對華裔情侶机警閃避,汽車撞向路堤,車頭尽毀,平白蒙受轻傷和惊吓。

事后,馬來西亞大道局副總監嘉沙里則表示,工程進行中,橋下可以通車,“萬萬沒料到它會坍塌,這也是之前不曾發生的事故”。

“萬萬沒料到”的建筑素质当然不限于此。同一天,甲洞區國會議員陳勝堯趁著雪州行政議員鄧詩漢前來当地主持大掃除開幕時,率眾攔路,要求解决英達柏蘭花園70多間排屋严重龜裂的陈年旧事。
新闻说:“陳勝堯與10多位居民站在路旁,當他看見鄧詩漢時,‘興奮’地向他揮手,場面相當搞笑”。
坦白的说, 我不能明白搞笑的地方是在哪里?如果英達柏蘭花園居民日后因此受伤,甚至酿成屠人事故;我们是否应当“搞笑”的说:“萬萬沒料到它會坍塌,這也是之前不曾發生的事故”?

2005-07-17

霸級市場兵临城下

对于檳州霸級市場林立,民主行動黨檳州組織秘書羅興強先生颇有异见。尤其是西南峇央峇魯區加设一家霸市之后,只有140萬人的州府两岸即将共擁8家霸市。

羅興強先生点出:根據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擬定的指南,每35萬居民,才许可一间霸級市場。按照8家霸市推算,比率似乎已经严重失控:“有關霸市的數目所應擁有的人口,必須是目前的2倍”。

其二,霸市的设立,除了必須繳足5000萬令吉的資本,地点更该远離住宅區或市中心至少3.5公里;然而分别坐落在威省詩布朗再也2間、北賴1間,以及檳島武吉占姆5間的霸市,有者贴近民宅,当地交通为之阻塞。

这一些规划的争议,问题还在其次。关键之处,乃是小商、小販和零售業者,在严受霸級市場的打击之下,前景其实若存若亡。两者相衡,政府和消费者一取一舍,最终将会造就怎样的局面,怎样的结果?

早一个月前,万客隆(Makro)霸级市场董事经理比尔德文乐曾经透露一则怵目惊心的数据,该公司单是槟城持卡的顾客已有6万名之多,数目每日尚在增加中。按此计算,可见传统民营生意的岌岌可危。

《易经·系辞下传》 第二章上说: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当霸級市場兵临城下,我想,旧有的经营方式自当自我革新,再思策略;才能杀出重围,以战江湖。

2005-07-15

电讯塔入侵鲁乃

经《光华日报》抢先报导一座和校园和住宅区毗邻的电讯塔,即将矗立鲁乃;当地居协群起反对;并且恫言准备集合走上街头,“拉开布条示威抗议”,还取一片干净的天空。

这一次,州立法议员卡尼逊律师的立场显然站在民众这一边。消息指出,卡尼逊始终认为基于电磁场的辐射,藏有威胁健康的隐忧;电讯塔的确不该靠近人群,特别是如此接近良山幼稚园学校、华民小学及吉祥园。 至于“业主可能不是住在该区,所以(或者)不受影响”。


尽管学术上对此早有许多电磁场(electromagnetic fields)引发致癌的案例;教卡尼逊和众多居民费解的是,为何电讯公司一意孤行,辗转探路,无视百姓内心的感受,“继续选择该处安装电讯塔”?

即便电讯塔不会殃及居民“生下有三只眼睛的儿女”;要是读者并不善忘,应当记得早前槟城关丹律的电讯塔附近的地区,曾经传出过去几年以来,“已有6人患上各类癌症,其中四人在患癌不久先后辞世”。

顾及环境的基本素质,半岛城市规划局后来为此设定了公定的标准,从而间隔电讯塔。可惜,铤而走险的事件仍然相续发生。除了鲁乃,全马都有雷同的个案不断发生。

7月8日《光华日报》引述卡尼逊律师的谈话,说“若有关计划为人民带来问题,则他将与人民一起”;我则希望不论工程是否为人民带来问题,他始终不渝“将与人民一起”。

2005-07-14

马华拟新,南洋照旧

蔡锐明以三N三C,提出出师马华公会总会长的宣言。三新是,新政治,新愿景,新马华。三C为弊绝风清(Clean),贯彻始终(Committed),卓尔练达(Capable)。

民间好事者言,蔡锐明似乎独漏另外一N一C,那就是New Chua。按照英文字母秩序,N先于O。O者,Ong也;多角对照,玄机毕现。当事人当然未必真有此意。延此推敲,蔡氏求胜和必胜的心迹倒是清晰可察。

然则,政治革新,愿景维新,马华拟新之外;蔡锐明竟然表态处在现有阶段,当年收购南洋报社的决定照旧。这么一来,马华政治的愿景要怎样面目一新?

2001年5月28日报变以来,媒体独立的操作为之瘫痪,殊连整体的政治生态以及个人的政治生命早不在话下。B队大将从八仙过海的完整队型,直到后期的七零八落各自分飞,即为明证。

何况,参照《华文报变天全记录》的记述,收购当年后一天,蔡锐明刚从海外返国,人在机场早已点明:任何政党包括马华,都承受不起“本身观念和代表社群之间出现巨大鸿沟”的局面。

雪隆海南会馆秘书长黄良友先生近日在寰宇电视“就事论事”节目揭露,这一道犹如C与O之间鸿沟,甚至大事渗透华团,大举操控华社。如此,如何依循正道,就是论是,非其所非;“打造新的马华核心价值”?

可见少了媒体的第四权,单是三N三C,即便补上New Chua,其实并不足够确保马华公会的民治,民享和民有。

是以哈佛大学出身的记者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说:“报纸是民主的《圣经》。”蔡锐明历经15个月黄金的沉默时期,熟读耶和华之训,自当体会此话的真切,不当把民主的报道、诠释和评论占为己有。

2005-07-13

表态是表面的状态

清华大学外文系的一代文学大家吴宓教授,“1959年9月19日奉西南师院中文系领导之命,为国庆十周年向党献礼”,作有一首应景之诗〈国庆十年礼赞〉:

“一年跃进百成功,炼得钢红我亦红。兵学工农人竞奋,棉粮煤铁产同丰。已铺长轨连云栈,待驾飞船指月宫。日落崦嵫余返照,扶摇直上看东风。”

桑农在〈再谈吴宓晚年〉考证此诗,发现同一天,吴宓先生另有〈感时〉之作:“旱荒水涝见天心,暴雨终风喻政淫。长夏禾枯人渴病,平原堤溃水漫深。急耕密植怜枵腹,芒履敝衣劝积金。强说民康兼物阜,有谁思古敢非今?”

桑农说:“这简直就是彭德怀那首〈我为人民鼓与呼〉的翻版。一天之内,写了两首截然不同的诗,公开表态是一套话语,私下沉吟又是一套话语,用‘一以贯之’来判别真伪,恐怕无效了。”

近月党选吠影之声四起,念及此事之外,同时想到柯嘉逊博士当年在《在民主行动党的日子1990-1995》抨击的biaotai文化。柯博士拼音独创此词,笔下之意浅显分明:此乃本族习俗也。

然则,表态到底是表面的状态;如水,可以载舟,亦能覆舟。底牌一开,民心所向,毕竟难以意料。因为到访沙巴拜票为此受阻,马华公会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因此认为,“支持他的都不便表态”。

细观其情,推敲其意,此话恐怕还有下文;那就是“不表态的也未必不支持他”。即便公开站出来喧嚣的红男绿女,直到投票那一霎那,终究无从看穿表态最后表现的动态。

偏偏“心有罣礙; 有罣礙故, 自有恐怖”者众;于是执着顛倒夢想大千世尘的假相,想借表态究竟政治的涅槃;甲州甚至强在会场以“布条代表我的心”,逼使领袖站起来当众示爱。

子曰:“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知此先後,則近道矣。” 蔡锐明抽空终身学习,读一遍〈心经〉读一点《论语》,孤身独坐莲台之上,自能明白“德不孤,必有邻”。

2005-07-12

711郑和航海日

“娄东通番事迹碑”上云,明朝永乐1405年至1433年之间,郑和奉使诸番,七次周游群岛,“每统领官兵数万人,海船百余艘,自太仓开洋”,拉开建交序幕。长安大学档案室主任赵秉中教授延此考证,郑和还是最早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先驱者。

赵教授提出的铁证是秘鲁、墨西哥、乃至北美个别沿海城镇大量发现的古钱、石刻以及壁画,皆有中国先民驻守的遗迹。间中1865年秘鲁北部的喜玉山洞,发掘所得那座银铸裸体女神之像,上面斗然铭刻 “武当山”三个汉字。

早前英国皇家海军退役军官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云游诸国900多所博物院和图书馆,潜心精研14年成书的《1421年:中国发现了世界》,详载郑和领航,曾经历经亚非澳以及南北美各洲等30多个国家。航途之中,孟氏认为:郑和除了绘制精确的航海地图,开发至少六个属于中国移民的基地。

秘鲁的埃腾和蒙色夫两个村落,居住的几乎都是会说汉语的中国人。当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据说他也同时“发现”当地居民的语言,穿插数量可观的汉语词汇。不论美洲历史是否因此应该重写,总之,关系郑和的咄咄怪事,非此一端。

直到郑和第十七代孙郑松林,不堪满清腐政千压百迫,逃往泰北清迈避难;迎娶当时主政的士司之千金,从此落地生根瓜瓞绵绵。年月累人,留守那里的郑和后人,中文和祖籍全忘光了。

子孙迷糊如此,尽管去岁中国交通部长张春贤宣布,设定每年的7月11日为“(郑和)航海日”;这则佳音,对这群客居海外的郑和遗孤来说,究竟堪称是无疆的风光,还是无情的讽刺?

2005-07-09

《光华》的百年光辉

1908年8月1日, 中国同盟会仰光分会机关报《光华日报》创刊。事隔一年,因为反清宣传,缅甸《光华日报》被令停刊。1909年12月, 缅甸中国同盟会会员集资复办《光华日报》。1910年10月,缅甸这一份《光华日报》二度被迫休刊。

到了1910年12月20日,经孙中山先生奔走疾呼,黄金庆、陈新政、庄银安等志士荟萃一堂排除万难,同名的《光华日报》在马来(西)亚槟城出版,并以正气的言论震动槟岛上下。

参照杨松年博士的统计,1925年至1930年之间, 《光华》至少开设20种副刊。早在1933年,《光华》已有<槟风>推广本土文艺,最先采用文学的体裁写实生活的本相。

长话短说,一切恰如《光华日报》网页的简介说,“ 过去九十年来 …… (《光华》)艰苦奋斗,坚持原则, 揭恶扬善,锲而不舍,笃侦力行,数十年如一日,拯铜驼于荆棘,挽乱世之颓风,正其义而不谋其利,明其道而不计其功,克服困难,不屈不挠……”

观及先辈逆水创业承诺的如此大义,我们绝对拥有理由,为缔造世界中文媒体历史的《光华日报》所走过的95载光辉岁月而闻之心喜。何况,网上的〈华侨华人新闻出版事业大事记〉中还说,《光华》乃是“现存海外历史最长的华文日报”。

5月25日,《光华日报》自我更新精益求精,全面改版,排版尤其生动,内容更加丰富。再经五年耕云播雨,百年《光华日报》必然稳站一席光芒绽放之地,在全马做出另一番骄人鼓舞的佳绩。

2005-07-07

开发體育的大道

有别过去,备用于2006-2010年的《第九大马计划》,总算放弃根深蒂固的“恋屋癖”,改以人本为主,侧重于软体建设。

除了重农、重乡、重贫、重人、重均之外,尤其难能可贵的关键要目是“计划的设计和结构需顾及功能,不能一味着重于特大、壮丽、堂皇(的外观)而造成建筑和维修成本提高”。

延续于此,7月1日《光华日报》引述副首相纳吉的宣布,“内阁体育事务特别委员会决定冻结兴建所有新的体育设施,反之,专注于管理现有的资产”。为此,委员会婉拒吉打州政府的1亿4千万令吉的特别拨款,提升州内的体育建设。

根据青年与体育部长阿莎丽娜的数据,看来国内的体育馆已经够多了。除了青年与体育部名下直接监管的619座,另外还有7千642座交由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的设施。此外,还有不少民营的体育空间。那么,为何单为了一次的2006年大馬運動會,就要兴师动众大兴土木呢?

不要忽视的是,眼前管理这些既有的可真吃力透了。青年与体育部长说,她的部门每年动用150萬令吉維修總值4億7400萬令吉的體育設施。體育理事會的維修开销亦达200萬令吉。體育協會则需要1600萬令吉維修共值20億令吉的产业。

何况,体育选手的表现,毕竟和体育设施的多少没有必然的关系。借用清华老校长梅贻琦先生的话,就是“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同理,可知体育大楼并不足够,尚需体育大师也。

納吉表示,政府將为參與體育的學生提供津貼,並且聘請更多教練,擔任學校的體育導師。如此软硬兼施,才是开发體育大道的正途也。

恋恋指数

倡扬科学其中的结果,是量化作业的冒起。规划和设计之道,乃有一套独特的模式计算辅而导之。硬体的发展,民主的建设,消费的流程;于是各有相关的指数,评估领域的满意程度,作为指引上层决策的参考。

诸如国和国之间的竞争能力,就有本营设在瑞士的IMD逐年统计。为表公平起见,IMD晚近按照国家人口总数的大小,分开两个组别计分,呈现更为客观而全面的画像。

自IMD名次发布,多年以来,我国的战绩好坏参半,忧喜交加。1998年,马来西亚名列19;1999年至2002年徘徊在26-29名之间。2003年,人口二千万诸国当中,大马位居第4。2004年第16,今年跌至第 28。

面临这些起落变化,虽说原该“劣则改之,优则嘉勉”以对;大家心里毕竟在意,不得不择其善者而扬之,其不善者而隐之。一旦表现欠佳,无不抨击打分偏差;吾人应发明适宜国情的指数云云。反之,喜上心头,开口说话简直得意忘形了。

雪兰莪这一次据说在IMD的眼里,出位标青,身列先进州府。尤其是教育系统一项,居然得到8分,坐亚望冠,只输给芬兰0.03分;还胜于新加坡(7.76)、澳洲 (7.26)以及瑞士 (6.94)。

州人纷纷准备张灯欢庆之际,不料,《太阳报》记者R.Nadeswaran 和Maria J. Dass追踪查证,发现原来实无此事。发言人Suzanne在回函澄清两点:一、IMD的调查并没有包括雪州;二、所谓的跻身先进州府之说,其实纯属子虚乌有。

不论内情如何,可见国人因为迷恋指数,已经失去深思排名真伪和可靠的能力。如果雪兰莪的先进配备确实远在新加坡之上,为何吉打州务大臣要三番两次越海南下岛国治病?

然则,因为消息抬出IMD的名堂,提出IMD的指数;大家都宁愿选择宁可信其有,而忽视量化科学中不科学的这一面。单是这点,尽管雪州主办的相关庆典在即,可见先进尚未成功,州府还需努力。

2005-07-06

不透明加上不透彻

拿来主义应用方便。但是,习惯应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即便没有节外生枝,暗生遗祸;在解决了一部分的困扰之际,往往因此局限想象的空间,牵制创意的思维。

例如,现代火车轨道的设计,借助的是美国铁路的蓝图。美国设计缘由,则是因为当时承建工程的英国公司,沿用这个标准。英国之采用这种规格,乃是基于那个年代打造车厢的工具,只能制作这个尺度的轮轴。

推溯轮轴的长短所参考的对象,实是大英帝国道路规划的成规。可是规划道路的方案,从一开始仿拟的就是古罗马的马路。至于古罗马马路的宽度,所以只容得下两只马组成的双轨战车,在于方便两头战马运走其间。

我们从来不会追问:为什么轨道的尺寸,不能长于双轨战车的距离?因为向来如此,或者英美如此,我们也就如此;反之亦然。

天下的常规,诸如轨道的设计,除了借鉴外来经验,另有硬体和人文的考量。日本丰田的avanza在本区热卖,根本把握就是瞄准东南亚平均人口结构有别常态。为何国产普腾不能应市场需求,抢先丰田一步,推出一部适宜家人共游的本土MPV?

普腾的首席执行员马哈里尔接受《东方日报》独家专访,把扼杀国家汽车工业的祸首,指向“不透明政策”。外报争相引述,一时众说纷纭。可能因此去职的当事人的话中有话,固有其是;然则,而今而后普腾毕竟要怎样在市场经济中胜出?

如果普腾的设计,背后凭靠的仍是国外的如此标准,不论标准究竟是出自莲花、Volkswagen或者 MV Aususta的名牌;最终的结果会不会是另一页轨道设计的史话?

对我来说,对民生所需了解不够透彻的作业,和不透明政策一样可怕。万一不透明加上不透彻,即便循爱国之心以诱,我心实存二恐:唯恐事倍功半,唯恐徒劳无功。

2005-07-05

郑和的后人

明朝永乐十三年(公元1415年),郑和经过位于环印度洋航线要道的拉穆群岛, 抵达东非。传说,那里曾有一艘中国商船触礁沉没;水手被逼上岸定居,渐渐融入当地社会。

历代相续,肯雅拉穆岛于是有了中国人。配合2005年7月11日的“郑和航海日”庆典,中国中国驻肯雅大使馆透露,南京电视台经向其中一名据说是中国水手后代的夏瑞福发出邀请信,邀她北上中国参加影片《郑和下西洋》的首映礼。

除了肯雅拉穆岛的后人,按照那一本在云南发现,上面书有“大尚存忠孝,积厚流自宽,藩衍更万代,家道泰而昌” 二十个大字的《郑和家谱》,郑和的后裔另有马文铭长子一支。

马文铭,就是本名马三宝的郑和之兄长,其子转为郑和收作养子,改名换姓叫郑恩来。郑和后裔即由郑恩来,生出了郑万选和郑廷选两个孙子,一名留在云南老家,一名跟随郑和远到南京。

以后这一发迹自远祖赛典赤的子孙,不断繁衍。碑文记载,从九世孙郑溥,一直到郑居正、郑居广、郑有法、郑有才等十世孙、十一世孙,衍生直今已有十九代孙了,散居云南玉溪市红塔区北城镇本家的石狗头、大营、东营,南京、以及南京、苏州、西安、北京、泉州各地。

到了第十七代孙郑松林,不堪满清的压迫,逃往泰国北部的清迈省;娶了当时管理清迈的士司的女儿,从此就在当地落地生根。

教人好奇的是,除了随从与亚非各地的土著女子通婚的传说,熠熠生辉的郑和传人是否也继续留在马来西亚?马中建交30年有余,不妨立此为重点研究计划,我想,也不失为一件美事了。

蔡氏导弹

鲁迅曾有名句,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炸。马华公会现状,则有党员默默流亡名存实亡,缄默之中亦有党员一肚憋气小心放屁。

历经15个月黄金的沉默时期,唯一没有官职的副总会长蔡锐明,非但深领此言的精粹,确认放屁和爆炸之声,音响效果相差甚远;是以身体力行在党内示范鲁迅之风,引爆第一枚火药十足的计时炸弹。

然则,为何统称过去15个月是黄金沉默时期?假如蔡锐明机智的原句出自华语,因为不仅总会长昆仲姓黄,妇女组主席燕燕本家碰巧也来自江夏;难免教人心怀遐想。蔡锐明眼下是否暗示:尔今尔后,是不“黄”金的不沉默期乎?

不黄,按照青黄不接的反面推测,即青也。蔡者,谐音菜也。菜属青色,所以不黄;既是青菜,当指蔡锐明。这么一解,第一把交椅之争倒真是有声有色,惊艳交加了。

尽管如此,政治炸弹的种类很多,有眨眼跳过的飞流弹,有狐假虎威之催泪弹;也有儿戏民间的烟幕弹。过去署理总会长李金狮,从开始三打的“诈”弹,到最终三不打的“渣”弹,民众仍然记忆犹新耳熟能详,恰是明证。

只是蔡锐明7月1日既然投下战书,露脸率众竖起食指,表明力争No.1 之意,大概也有“食定你”的八分意头,七分决心和六分把握。当权者如何拆除这枚“击中我幸,失之我命”的蔡氏导弹,殊是不易。

何况,在2004年内阁被MCA裁员的蔡锐明,身无后顾之虑,更早有一股Make Chua Angry之生气。当C队迎面的一鼓作气,碰上了AB Team体面的一团和气;这次第,毕竟是黄家胜出,还是青天当立?

不论后事如何,看在华社颜面份上,我对“被逼”在青黄之战投选之士,唯有一偈好言相劝:“沉默诚可贵,爆炸价更高;若为民主故,椅子不可抛。” 同志们,代表们:椅子,想好好才丢!

counter
读者统计,请按这里

异见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