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7

楊清亮表示校長和老師以填鴨式的教育來教導孩子

馬六甲華小督學楊清亮表示,目前的教育過於偏重考試成績,於是校長和老師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以填鴨式的教育來教導孩子,這類教育不但局限了學生的身心發展,也忽略了培養學生正確的道德觀與人際關係。他表示,希望以「愛」為本的靜思語教學能在校園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淨化師生彼此的身心。详见靜思語教學可以很活潑

楊清亮:董總與華校溝通日疏

详见2004年3月8日《星洲日报》报道楊清亮:沒有家長代表董總與華校溝通日疏

2006-02-24

江秀坤是办学有方的知名教育家

如是我闻,

1995年“11月杪,掌校6年的汤学尔校长提早告老还乡,离开了国光华校,接任的是资深校长江秀坤先生,也是办学有方的知名教育家,大家都寄予厚望——江校长会把国光学校办得更理想,成为柔南区明校之一”。

详见柔佛士古来国光华文小学 (一校)@http://www.sjkc.com.my/school/sch/index.asp?id=45

2006-02-23

朱永吉新书《马鹿堂文选一集》推介礼



《劳工党斗争史》主笔朱永吉先生,是一位勤于笔耕的专栏作者,20年来写了约3、4百万字,至今才出版第一本选集,并订于2006年2月25日(本周六)下午2时半,于精武体育会举行推行礼,希望代为发布以下请柬及新书封面,以示支持。


新书推介礼 请柬

谨订于2006年2月25日(星期六)下午2时半,假雪隆精武体育会精武画廊举办《马鹿堂文选一集》新书推介礼,敬请光临指教。朱永吉(齐英)敬约。

新书推介礼仪式(主持人张永庆先生)
1. 推介: 陈凯希先生
2. 评介: 陈雪风先生,李万千先生
3. 赠书
4. 茶点
4. 茶点

2006-02-22

《哗!停播了!》已经出版

20年前的剪报

报道说林吉祥先生欢度65岁的生日。岁月如斯,不分昼夜。想起20年前的这张剪报,心里百种滋味。

食水不犯油水

2月17日全国校长职工会马六甲分会主席杨清亮,借当地新春晚宴站台开口公开吁请董总在华小食堂招标课题停止“打压和为难校长”。董总主席叶新田回应
的四点文告,有此论述:

“……无论《1957年教育法令》、《1961年教育法令》还是《1996年教育法令》华校董事会的贡献及合法地位皆一再获得肯定。法令也明确的规定董事会作为负责学校行政和管理的机构的权力(包括对学校食堂管理权,学校银行户头的签署支票权及校产管理权等)。”

尽管学校食堂管理权归于董事会应是不可变易的事实,我三读其文,恐怕“董事会作为负责学校行政和管理的机构的权力”的描绘颇有失误之处。据我片面的理解,时至今日,国内华小行政和管理主权已经遽然有变矣。

正因如此,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江秀坤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处处强调:校长职工会遭董总打压许久,但一路来只是默默承受;在董总眼中,董总和校长职工会的关系不过是“主仆”关系,事实上大家应是伙伴。

江秀坤2月19日一语道破的,不仅仅是校长职工会上上下下非但集体站起来了,而且这个平起平坐的伙伴,在江秀坤眼中,还可以不甘示弱,可以严词反击,甚至可以选择和董总“保持距离”。

既然如此,我们理当赶快正确和精确地测定两者之间的分界线,例如食堂那边的合约属于董总一方,采购辅助作业和贩卖课外读物的部门则一一交予校长室专职处理;一切有条不紊,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食水,食水也不犯油水,不亦乐乎?

为保安全,按照吾友赖昭光当初在〈捍卫华小厕所管理权〉的文章里说,华小厕所高朋客满,黄金满地。这个一本万利的水源权归何处,也该未雨绸缪才是。不知大家同意否?

2006-02-20

中餐联盟連鎖搶灘

多年以前,尚在尊孔长校的庄迪君博士在《阿斗的故事》,曾举肯特基家乡鸡和海南鸡饭为例,说出国人和外资经营飲食的文化差异:为何上校的一小块炸鸡能够打开全球的窗口,而海南鸡饭仅能继续坐守原有局限走不出去?

相反的是,身在汰弱留強的環境,一些曾经风华一时的酒家,皆因面临后繼無人的窘境,最終纷纷打烊无声走入歷史。据知,80年店齡的吉隆坡李旺記酒家,行將在2006年3月间告別食客,息灯关门;更别说小资本的海南鸡饭了。

长话短说,雷同李旺記的前科不胜枚举,余不一一。多年以后,有关庄博士建议开拓海南鸡饭国际市场的声音,仍然没有得到具体的体现。早前更有人提出注册海南鸡饭的“专利权”。不过,相关意见只是昙花一现,不成气候也不了了之。

直到晚近以来,马六甲古城鸡饭粒(注)与雪隆一带Chicken Rice Shop的相续出现,我们这才总算看到比较接近“鸡饭连锁店”概念的生意突然兴起。

2月12日《东方日报》还以〈中餐酒家連鎖搶灘,企業集團化革新經營〉为题报道,“本地華資傳統中餐酒家已順應時勢起變革,改以連鎖和企業集團化經營”, 借龐大投資方式掀開嶄新的中餐飲食市場競爭格局。

新闻说:1971年成立的大同飲食業集團成功變身,尤其让人刮目。当前,大同旗下共有22間酒家遍佈巴生河流域、怡保及刁曼島;同时推出月餅、點心、粽子,一網打盡中餐食家。

除此之外,中餐業老行尊的錦綸泰集團老闆林德來與喜來登飲食業集團东主葉育華两位先生,已经联手“合資在市中黃金地開設豪華大酒樓,吸引新客源,以與大財團抗衡”。

见贤思齐,其他华商是否愿意做出相应的改变?回到海南鸡饭,其他传统的華資餐馆和档口,如何凭靠个人獨資打理的有限资本,积极求变,深化特色发展規模,下場搶灘扭转契機,在群雄逐鹿的商機中掀動另一場宁静的競爭變革?

在这方面,我的一点浅见是,顾及各家对固有老字號的那些情意结,短期以内甚至是长期之后,将旧有形形色色的海南鸡饭店号,一统在单一的连锁名下,似乎并不可能,也不需要。

相对的是,海南鸡饭的业主首先可以考虑设计一个便于公用的“连锁形象”以及规格统一的“连锁招牌”,加附于现有的店名之旁;逐步加强海南鸡饭联盟的公众印象。

举例言之,如果大家同意选用“海南鸡饭”四字为公用的“连锁形象”,则规格统一的“连锁招牌”,不妨以各具原有特色的字號加上配合打造“连锁形象”的“海南鸡饭”挂上;例如,和记海南鸡饭、南香海南鸡饭或源记海南鸡饭。

煮食配方和菜肴选择,则不需硬性划一;唯地方上邻近的经营者或者可以互相交换兼备菜色,丰富各自的菜单。为此,菜单的刊印,虽然应予规范化,仍自可同样灵活弹性处理,既有共有的菜式,兼备独家的主菜。

例如,菜单中少不了“鸡”和“饭”这两种共有的菜式;附加的选择则可提供额外的亚参鱼、酸甜菜、莲藕汤的佳肴。要是业主参与交换菜色,菜单自然更加包罗万象。诸如鸡肉一项,则可扩大至和记白斩鸡、南香五香鸡或源记烧鸡的选项。

同样的是,福建面、潮洲粥、广东点心、客家擂茶、福州鱼丸等等各具风采的家乡小菜,都可順應時勢采用这个联盟策略一起出击攻城掠池,走出小胡同的框框,建立自己的利基(niche)市場,迎向現代化的嚴峻挑戰。

延此而来,长远可以预期的转变是,中餐連鎖可能将以联盟模式搶灘:一方提供空间、一方提供启业资本、多方提供不同菜色、一方提供人力资源、一方提供财务管理、一方提供品质稽查。

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是,華資傳統中餐酒家是否愿意坐下来共思出路,还是继续各执一端各自为政,任由以氣派與排場排帥的跨國餐飲集團竞逐中原,直至穷途末路呢?

撇开这点不提,大馬雪隆姑蘇慎忠行餐飲業公會執行秘書許錦芳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指出目前中餐市場客流分薄的局面,应加谨慎处理:“人口沒有增加,以前有100家酒家;但人口有1000人,現在則是500間酒家對1000人口。”

那么,当下是不是中餐清真化(halal)的时候了?

注:将饭团名之以饭粒,错矣,实为海南方言“米卑凸”之误。粒者,细小的固体;若米粒、绿豆,沙石。团,圆形物状。“米卑凸”,饭团也,非饭粒也。

2006-02-17

某些问题,某些期待

1978年9月,琼联青(今之海南联青)举办第二届双语(命题)写作比赛。是年翁诗杰先生赢得全国公开组双料冠军,题目是〈现社会的青年出路问题〉。细读其文,对照时事,别有感触:

“那些学位不受承认的大学毕业生的出路问题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由于种种因素的存在,某些国外大学的学位资格是不受本邦政府承认的。因此,这群学子自然也不能挤入政府部门去施展他们的抱负。”

间中,翁先生在文章里也提到城市知青以及乡区青年在政策和行政偏差下的出路;乃至“每年都有不少(本国的)理工毕业生被摈弃(就业)门外”。

然则,翁诗杰先生认为:“总括来说,若有彻底解决青年的出路问题,政府与人民的合作是极其重要的。然而,最重要的是,当我们要逐步解决这问题时,切不可被某些不健康的政治因素所左右”。

玩味的是,翁先生竟以模糊字词,形容暧昧的语境。究竟是哪些学位不受承认呢?翁诗杰选用了“某些国外大学”。毕竟哪种政治力量左右问题?翁诗杰笔下指出的仍是“某些不健康”的因素。

我们现在大概都知道,“某些国外大学”是何所指。至于“某些不健康的政治因素”,套用当今流行的用字就是“政治化”了。

可惜,彻底解决青年出路的呼号并不彻底,至少并不太彻底。第一、由于种种因素的存在,某些国外大学的学位资格仍然是不受本邦政府承认的。第二、某些不健康的政治因素始终在左右问题。

2月14日内阁改组,年前高中副总会长的海南乡亲翁诗杰先生,挥别青年及体育部的官职,晋身高教新贵,把棒子交给客家帮新任马青总团长廖仲莱君。

某些团体连同某些同志对廖仲莱先生自然拥有某些期待,希冀他除了逃离政治义愤填膺对付刮刮乐之外,尔后亦可智勇双全地逐步解决某些问题时,“切不可被某些不健康的政治因素所左右”,那就太好了。

2006-02-15

主题公园来点东方气度

为了打造香港迪士尼乐园,早前有统计指称,特区政府前后一共动用300多亿港币之巨:其中一半用作填海和基建工程,另外一半用予兴建以及经营梦幻王国的日常运作。

虽然所耗非凡,大陆和东南亚如火如荼纷纷组团旅游之下,预期香港迪士尼可在短短的12年内回本。前不久新春期间迪士尼乐园游客甚至连续两日突破3万人次的上限,引发禁止游人入场,造成怨声载道的事件;收益匪浅,由此可见。

食髓知味,2006年2月9日《东方日报》国际版和财经版同时各在一角报道,迪士尼有意登陆上海发展下一个主题公园,并借米奇老鼠、唐老鸭、小熊维尼进一步向中国庞大的13亿人口,大力推销相关的卡通、电影乃至“迪士尼樂園童話式婚禮”等一系列延伸的周边产品。

网上另有引自香港《文汇报》的消息说,筹备工作将从 2006年中开始,预计赶在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前开业。对此,据云陆家嘴集团已在浦东机场附近的浦东新区川沙镇预留将近6平方公里(一说5百公顷土地);“单论面积规模,比香港迪士尼大了4.7倍”。

要是消息可靠无误,我不免为之百思不解,关键理由有三:一、参照《中国旅游周刊》所言,“中国投资建成的主题公园保守统计已超过2500家,其中投资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有89个,数量之多是全球之冠,内容之杂也可算是天下第一”。那么,何至平白又多个香炉?

二、凡此2500家主题公园当中,尽管牢套超过1500亿人民币的资金,70%处于亏损状态,20%持平,只有微不足道的10%获取盈利。得失相衡,一旦上海迪士尼乐园跟着启业,自然更见僧多粥少的苦不堪言。

三、既然中国经能推介一套以100位名士为主体的网络游戏“中华英雄谱”;为何不能堂堂正正建立一个深具东方特色的儿童王国,反而在自己的国土,重新升起迪士尼殖民地的旗帜?

诸如吴承恩笔下的《西游记》里,早有许多读者熟悉的画面,是利于主题公园的规划和设计。我们何以不能从魑魅魍魉的想象中得到创作的灵感,发展出以孙悟空为娱乐主导的大千世界?

花果山中猴哥“瞑目蹲身,将身一纵,径跳入瀑布泉中”,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卖点吗?“跳至桥头,使一个闭水法,捻着诀,扑的钻入波中,分开水路,径入东洋海底”,不是一种新奇的玩法吗?“筋斗云比众不同,十分快疾”,不是一道向所未有的游戏吗?

不消说,那一件齐天大圣手上金光万道,二丈有余,重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自然更是绝对好玩的上等宝贝;将之放在西游乐园,任人伸缩自如,不亦乐乎?

不独如此,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的流沙河、天时不正,热气蒸人的火焰山、古树森齐,香散万千的盘丝洞,不都是动感十足,讨人喜欢的情节?如果读者能够参与其中,其乐无穷,不在话下。

即便排除了《西游记》的那些神奇趣怪的描绘,《山海经》、《封神演义》、《镜花缘》的经典,其实也不乏大量可以充当主题公园的人物、造型和场景,值得逐一斟量参考和采用。

然则,分布中国全国上下既有的2500家主题公园的主题,可曾由此兼备的“民族情怀”入门打点,还是习惯性地把全部进口的拿来主义,原原本本的套在自家门口?

我个人的一点建议是,开发主题公园,策略上宜取迪士尼所长,补己之短;底线则在于坚守本身的优势,不要竟连原有的本事也一概舍弃。东方既然就是特点,何必一律向西式看齐?

米奇老鼠、唐老鸭、小熊维尼做得到的全球行销,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孙悟空、哪吒和红孩儿也一样不会逊色,不但可供东方市场,亦可输出西方世界,结成善果。

孙大圣当初反出天宫时说:“这般藐视老孙!老孙在花果山,称王称祖,怎么哄我来替他养马?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岂是待我的?不做他!不做他!我将去也!”大家思之以后,我们不妨来点称王的气度才好!

情人节和内阁再见

万众引颈以待声中,谁会料到2月14日情人节的火热下午,竟是首相阿都拉在布城首相署宣布改组内阁的良辰吉日。可见只有那首相的灵感最珍贵,一颗颗灵感都是不可捉摸。

如今受委的那方今夜自有一个格外浪漫不胜欢喜的烛光晚会,输出的那位则悄然引退,从此“把更多的时间专注在陪伴家人”。不消说,是人都听得出来,那是为了面子的自圆其说。

官场嘛,确如情场,差之毫厘,失之交臂,难免有人得意洋洋,难免有人垂头丧气
。好春才来,春花正开,他和他曾在深闺望穿秋水,你不要忘了他情深深如海;他们怎么舍得说再会?

这当然不仅仅是陪伴家人和国人时间长短多寡的选择,而是权力洗牌和权位转移的结果: 掌握的权力越大,权位越高,则留在家人的身旁那一点机会越少;反之亦然。

权势有变之下,除了新闻部长阿都卡迪,对高教部长沙菲益沙礼、联邦直辖区部长依沙、环境以及自然资源部长阿德南和旅游部长廖麦克来说,2006年的情人节将是彼此毕生难忘的记忆;明天星期三国家如常的最高会议,内阁的大门为他们关上了。

至于那位多年以来习惯了鸣锣开道,这番突然名落孙山,聪明上智一心向佛的郭洙镇,如今同是内阁沦落人,是否真能做到心无挂碍无恋功名,随境而迁究竟圆满,还是忍不住一边掉眼泪一边解释:你难道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了爱?

2006-02-14

人情情人

既然已有情人节,能不能有人情节呢?

2006-02-10

留下新山文物座标

天下城市不能不营造自身特有的魅力,固是共识;可是,海默在《中国城市批判》(2004)说:中国城市原有特色正在迅速消失,“千城一面的景象正在成为我们的视觉灾难”。

环球化的阴影之下,不仅是在中国,无论身在何处,目光所及,往往全是一色一律的楼墙、道路、广场、霓虹灯、高架桥,配上麦当劳和肯德基的火红标志;我们能不对保存民族的记忆懞懂不知,继续吃喝玩乐而坐视不理吗?

单以新山市區而论,呂少雄先生在〈回顧歷史話新山〉点出,今昔比較實有天淵之別。依不拉欣蘇丹路海邊的柔佛酒店,易主改名;水果店兼冷飲店的怡園搬遷到柏蘭宜; 魚寮尾”渔村换作了新山免稅中心。紧隨州政府行政中心行將外遷,新山中華公會第一副會長張文強先生预料,闹市惊天动地的翻變在所难免。

身处如此剧动,陈亚才兄认为,华社对此普遍上存有三种态度:焦虑、虚浮和寻路。焦虑和虚浮地夸夸其谈甲必丹叶亚来纪念馆和大马华人文物馆,结果自不待言;所幸寻路的耕耘也陆续产生具体而显著的成效。

远在1980年,詩巫已见林子明文化館。1989年,詩巫民眾會堂民族文化展覽館启用。1993年,古晉華人歷史文物館立於古晉河濱公園。次年,詩巫劉欽侯醫院紀念館开跑。2002年,吉隆坡有大同文物馆。2003年,古晋南市政府辟出大厅专事展览文物。

2005年岁末的大好消息是,紧随着南方学院的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新山中华公会当下着手建设“华族历史文物馆”,并且正式开始展开一年四期的搜集工作,转向市内民众征求相关档案、照片和文物。

留给未来世世代代的子子孙孙,一个显目而清晰的文化座标,既是我们共同的希望,趁着丙戌新年,民间不妨奋起响应,留意家居是否藏有先辈宝物,捐输 “华族历史文物馆” ,落实保存历史的千秋大业。

2006-02-07

游神是新山的活文化

趁着农历新年喜气洋洋的兴头,并配合新山柔佛古庙游神活动的举办,“游神是新山的活文化”将为“南方沙龙:南方文化之路”人文座谈系列打响首炮,是为此系列座谈活动的第一场座谈会。是场座谈将于2月8日(星期三),傍晚7时30分,在南方学院举办。届时将邀得熟悉“游神”此一“新山活文化”的讲者,针对此课题侃侃而谈,以饕众听。

“南方沙龙:南方文化之路”人文座谈系列是南方学院学术研究处南方沙龙将与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柔佛分会联办为期一年的座谈活动。是项座谈活动,乃是希望以“南方沙龙”作为一个讨论沟通平台,进而整合新山华人文化活动。


南方沙龙:南方文化之路人文座谈系列第一讲:
讲题:游神是新山的活文化
日期:2006年2月8日(星期三)
时间:7.30pm-9.30pm
地点:南方学院125会议室

主讲:

文史田野工作者李永球
新山文化人陈再藩
新山耆老洪细俤
新山中华公会辖下柔佛古庙管理会主席叶沅明

南方沙龙助理
钟斯麟

天公诗

拜过天公,读首天公诗。那是龚自珍〈己亥杂诗·其一二五〉: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龚自珍,清代的思想家和文学家。1792年,他出生于浙江仁和(今之杭州)。14岁时,就能写诗,18岁时开始填词,20岁已经成名。他写的诗,语言瑰丽多姿,充满热情;是个爱国主义者。

一天,龚自珍路过镇江,街上人山人海,正在赛神。人们抬着玉皇、风神、雷神等天神,虔诚祭拜。一位道士挤前恳请龚自珍为文。龚自珍一挥而就写下: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诗中九州是整个中国的代称。诗的大意说,中国要有生气,则要凭借疾风迅雷般的变革,现在人们都不敢说话,沉闷得太可悲。我劝天公重新振作,不要拘泥常规,把人才降到人间吧。

2006-02-06

选择沉默的雄辩天才

似乎已经不必再多费唇舌,林清祥先生肯定是位天才雄辩家。很多前辈都听说过,李光耀向马绍尔初次介绍林清祥先生时,剑桥法科出身的李资政从一开始是这么赞扬的:

“来,见一下这位新加坡未来的总理。……他是新加坡一流的华人演说家,他将成为新加坡的下一任总理。”

尽管少了一点点运气的林清祥,并没有如李光耀预言成为新加坡总理;有一个经典的历史画面却可以清楚进一步说明,这位“一流的华人演说家”那些充满热忱的演说,如何起伏了群众的心思和动作,确如方壮璧先生的<七律•悼林清祥>所言那样“锋芒初露在书斋,改地换天上讲台”。  

这个画面是林亚瑟(Arthur S.W. Lim)记述在一次的群众大会里,林清祥先生怎样应用身体语言,激起民众那股对独立的澎湃热情,带动了千军万马的呼吸:“(林清祥点出)英国人说你们不能自立更生,你们要证明给他们看,你们是有能力站起来的。就这样,四万人刷地而起,站了起来……。”

1955年,新加坡舉行選舉,李资政回忆此事更曾說:“在這次選舉中,林清祥崛起成為善於打動人心的演講者。他年紀輕輕,長得清瘦,個子不高,說起福建話來娓娓動聽,姑娘們對他崇拜得五體投地。”

几乎无疑,英国情报局特别注明“比李光耀年轻10岁”而样貌英俊的林清祥,是块上好的政治材料。死后他的政敌这样说,生前他的战友这样说;尽管他没上过大学。 严格来说,他的中学甚至不曾正式毕业。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学力和学历本来就是两回事;即便成功同时收集了全球72个学位也不代表同时拥有72项通天本事。当年林清祥的好友布都遮里律师回应记者的提问时,说得最好:

“你可以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学位,但你可能是个无脑的笨蛋。你可能完全没有学位,但可以是个很聪明的人。林清祥就是其中的一位。”

然而,这位20岁不到就起家,李光耀最初还要和他共享掌声的政坛明星,在壮年以后却不再开口了。长年的牢狱之灾,以及久积的忧伤,造成他情绪低落,精神失控,健康每何况愈下。

于是36岁那年辈分上隶属新加坡开国元勋的他,带着羼弱多病的身体,自我流放大英帝国之前,表明引退的意愿,辞去了社阵所有党职;绚烂半生的政治生涯仿佛从此划上句点。

就这样,李光耀最先坦言行将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林清祥,算是完完全全脱离了新加坡的政治舞台。直到1979那年,为了让孩子接受华文教育,林清祥举家从英国回来,同在“冷藏行动”下扣的陈仁贵律师记下他此后在公众场所的沉默:

“(咖啡店)那些上了年纪较大的居民想必知道他是谁,他们尊重他不参与讨论的慎重态度。”

“群眾的喝采聲和奉承,都不致沖昏他的頭腦”,也不能激发魅力四射的他再度开口;虽然他对过往的朋友仍然真誠如一,虽然他对理想的憧憬仍然坚持,虽然他对公开演讲仍然擅长。

如是在小岛孤寂熬过17年,1996年2月5日,这位早岁大力建议马来文为国语,倡导不结盟政策的政治高手,在心脏病发中突然谢世,結束曲折迂迴的一生;终年63岁。时也?命也?豪杰无为究可哀。或许方壮璧说中一切:功业名自天上来。

转眼悠悠十年过去,社会主义的市场现在更窄了。红太阳的同志捧着《论持久战》思考谋略认真持久地学做生意,他这里的一个个友好有的变了,有的老了,有的走了。

我在猜想,如果他今天从坟墓中跳出来经营文化大业,有点腼腆,有点害羞的他会不会向马新两岸的后辈说:“既然读了那两本典雅华丽,充满pragmatism的《李光耀回忆录》,不妨再买一套朴素平和,寄情理想主义的《林清祥与他的时代》吧!”

可是,我敢打赌,身处一个吃喝玩乐兼打击刮刮乐的新新时代,愿意购买以及已经读过本书的民众总数,可能远远不及在2月5日云顶演唱会上尖叫支持林子祥的那些粉丝。

2006-02-01

不该有的没有

爆竹一声除旧岁,一年复始又新春;举国万人一身红,满地千树百般绿。人逢喜事精神爽,早上起来怡然阅报,国泰民安喜气洋洋,入目全是好消息,只需报喜不必报忧,真是心花怒放大快人心。

没有海嘯,没有地震,没有风灾,没有險葬火海,没有水患淹水及膝,没有排水不良,没有巨石墬落,没有路面下陷,没有房屋龜裂,没有延迟交屋,没有海水污染魚死如山,没有垃圾為邻。

没有恐嚇,没有賣淫,没有桃色被殺,没有迫飲加料飲料,没有轮姦少女,没有虐待儿童,没有假博士,没有施法醫治百病,没有盜版光碟,没有自製獵鎗,没有電單車攫奪案,没有歌星涉嫌偷車,没有藥材店失竊鮑魚燕窩,没有狗兒待養。

没有新村地稅暴漲,没有停飛虧損航線,没有學生車漲價,没有割電,没有死豬用做飼料,没有麵檔被拆,没有合法塞车,没有非法賽車,没有布特拉輕快鐵故障,没有高架天橋搖晃,没有工地鋁條飛入軌道,没有刘文鸿博士。

没有骨痛热症,没有禽流感,没有口蹄症,没有疏忽导致嬰孩殘障,没有孕婦腹痛送院不治,没有吃粥鯁死,没有精神衰弱,没有誤踩白蟻蛀蝕樓板墜下,没有校地課題,没有拆校驚嚇,没有空雷不雨, 没有叽里咕噜,沒有對不起華社 。

在这个适逢黄犬当道的丙戌农历新年,一切煥然一新,我笑逐颜开我喜出望外,我打开起我的电脑急促下笔,恭祝各界恭喜发财,万事如意;鸡犬升天,心想事成: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没有。

counter
读者统计,请按这里

异见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