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30

增建12间“裸”室

2000年法国的高行健夺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久;新加坡《联合早报》曾办一场“从高行健获奖谈本地华文文学”的文学座谈;当时有嘉宾举例说明岛国中文水平逐年滑落:

“就以前年我们学校主办的作文比赛来说,第一名是中国的,第二名是台湾,第三名是马来西亚,第四名是缅甸,第五名也是马来西亚的,就是没有一个新加坡学生”。

尽管作文比赛成绩斐然,尽管我们沾沾自喜三语精通,尽管国小准备增设母语班,尽管2006年SPM華文及格率高达96.2%;我个人始终怀疑,我邦中文覆盖的面积真的后来居于新加坡之上,还是大家应用中文的能力,一般只有小学程度?
曾经走访砂拉越古晋的一间餐厅,还看到Pepsi和Coca-cola的旧海报;大字上书“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二字;突然警觉原来新瓶装的可乐,都已经没有了典雅的方块字。
不仅仅是区区一罐可乐而已,放眼当前新张的店面,中文无不相续悄然失踪。就算是所谓“民族资本”经营的行业,招牌、信笺和名片,耐人寻味的是,往往也没有半个汉字。

如果大家并不善忘,应该清晰地记得,年前乃有某某华小校长因为事忙“一时疏忽”,竟在“第五届昔加末县华语看图创意讲故事比赛”开幕典礼上“忘了讲华语”。

别说“忘了讲华语”,即便愿意应用中文,下笔恐怕也谬误处处。前不久我在网络恭读柔佛士姑来国光华小的历史,总算深切体会中文当下不但不怎么样而且不够伟哥。

开宗明义,网页上开头这么说:“抚今追昔,我们可从史迹中休会到先贤兴学的辛劳”。我安静地一个人走入史迹想了很久,终于明白原来“休会”是“体会”之误。

我再读下去,“一所简陋的亚答屋,很快的就在胶园内建立起来,作为当时的私垫”。私垫,垫什么呢?无需多费唇舌,耳清目明者都知道那当然是“私塾”之误。

接下来的一段说“(董事)他们直按或间接参与学校的发展事务,热心教育,今人缅杯不已。尤其难得的是,已年簦古稀的拿督郭鹤尧局绅,仍然现任董事长”。这里明显有两个错字:直按是“直接”之误,年“簦”古稀应为年登古稀吧?
网页另一处则有“获得李氏基金的大力资助,不但拨出八英亩半的校地,还捐出;四十万元”。为何此处来个明显是手民之误的“;”呢?此后“新校舍于1977年落成,色括十四间课室”。我90%肯定,色括是“包括”的意思。跟着“林华生调升宽柔四小,校长职由颜道炎按任”的那段,按任当是“接任”的别字。

这里随便顺手再举几个例子:一、“1990年初,校方积极重整图书馆,从添购书架、书籍到重编目录等,煞费心肌”。恐怕煞费心肌是“煞费心机”,虽然重整图书馆的确也需要劳动一些“心肌”。

二、“根据新生入学登记记录:1991年至1993年,每年都超过九百名,而且继续增长,进种趋势实令人担忧”,“进种趋势”应为“这种趋势”。

三、“李氏基金捐助65万元,大成实业发展私人有限公司捐助40万,郭氏基奎捐助5万元”中的郭氏基奎,实为郭氏“基金”也。

四、“1991年9月8日,恭请本校永久名誉董事洪长锐为新课室主持开幕仅式”,仅式当为“仪式”之误。

五、“六月间,举行新食堂和六间新课室启用仪式及千人宴;发动符款工作以付还土地局征用私人地”的符款,应为“筹款”。

六、“接任的是资深校长江秀坤先生,也是办学有方的知名教育家,大家都寄予厚望——江校长会把国光学校办得更理想,成为柔南区明校之一”。明校实为“名校”也。

七、“为了解决学生爆满问题,增建12间裸室(Blok D),耗资50万元”;天,裸室指的是确实是裸室还是“课室”?

够了,够了;读到“裸室”,我再也读不下去了。上梁不正下梁歪,难怪报业前辈謝詩堅先生曾经感慨万千:“在30 年前,一般的華校高中畢業生基本上能掌握一定程度的華語華文,書寫也不成問題。而在近 20年來,……它畢竟只是社交的工具。”

30年后的今天,一般的華校高中畢業生即便基本上还能掌握一定程度的華語華文,他们的書寫成不成問題?读过翻译自Dear Card Member的“亲爱的卡会员”,我未免心惊肉跳。

现在竟连办学有方的知名教育家江秀坤所长“明校”的国光网页也如此一般。百废待兴之际,岂料天不假年,厄讯传来,知名教育家的江校长又退休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能有什么话说呢?

2006-03-27

有句話兒要交待

事情总算勉强告了一个段落,3月20日《号外》第264期第6页的新闻引述精武董事长王国丰先生的话说:“其实外界就有传言有人标校长的职位来做……听说可以这样来计算,一个学生100令吉,学生越多,价钱越贵……”

内情是否确如王董所言?到底无人知道。早前2004年3月间《南洋商报》倒是录有人民公正党柔佛州署理主席宋新辉律师如此闲言碎语:“华小校长通过中间人付8万零吉买升级”。

事情总算勉强告了一个段落,3月22日《独立新闻在线》报道,有一闻人致函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彭忠良,促他在14天内公布本身的私人财产。彭忠良则回应道:“他是谁?我何必向他报告?”

事情总算勉强告了一个段落,3月22日全國校長職工會前總財政陳宗良突然促請董總署理主席楊雲貴先生,“向公眾交代董總首席行政主任莫泰熙在位多久、月薪多少、是否已到了退休年齡,以及是否還享有其他利益”。

由此可见,尽管事情总算勉强告了一个段落,全國校長職工會需要交待的段落,毕竟还有很多很多。

例如,在选择性向莫泰熙虚幌一枪之前,个别校长似乎也应该向公眾交代,他们在位多久、顶薪多少、长校期间学生林林总总的支出,是否兼收四成回扣;到了法定退休年齡,个人、伴侣和子女名下的国内外的动产和不动产实有多少。

事情总算勉强告了一个段落,“回佣知校长,板荡识忠良”;我想起鄧麗君的经典名曲,想送给大家听: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話兒要交待;雖然已經是百花開,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2006-03-25

自强不息,自救教育

自2月19日校长职工会马六甲分会主席杨清亮一马当先借食堂失火红烧董总以来,事态的演变,早远远超乎众人的想象;乃至3月6日宽柔五校董事长曾振强接受《中国报》专访竟然不分青红皂白表示“再讲下去,我就退休”。

如果单纯地退休能够解决问题,曾振强个人早点求去,以我个人浅见,也不失为好事。然则,人便一走,所有的议题仍在原地踏步,又把矛头转向董总,我同意我的朋友潘永强3月10日所见,吾社所需不是辫子,而是鞭子。

整个课题的焦点不仅仅是论断校长贪污,或者贪污的校长是多数还是少数。按照统计学理论,如果没有确实凭靠,计算样本的总额,我们大可借助“不充分理由”(Principle of Insufficient )的法则,设定一半的校长贪污,另一半没有。

至于究竟是哪一半贪污,贪污和不贪污的校长皆心知肚明;司空见惯之下,我们其实对此早不足为奇。唯一耐人寻味的是:为何贪污的校长,舍郑良树教授所指正的教育本意,只为经营本身的财运亨通盘算?

3月9日柔佛新山东方大讲堂,我们甚至从黄伟通先生过去统率家教作战的个人经验,看到神圣的学校,逐步私会党化(暂定,如果各界存有更传神而贴切的字眼,我愿意取而代之)的现象:

一、黄伟通决定自行为学生购买作业簿后,走遍南马、中马及北马区,都不能寻得;原来“某团体已在背后恐吓书商,倘若售卖作业簿予家教协会,书商将会受到杯葛”。

二、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几经折磨,心力憔悴的黄伟通不得已向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恶势力”低头,被逼辞去苯珍培群一小家教协会主席;“带着孩子离开学校”。

三、当黄伟通带着孩子到其他学校报名,校长居然向他提出三大条件,包括“不能加入家教协会主席”、“不可干涉学校买卖作业簿事宜”和“不能与学校的教师沟通”。

如果3月11日见诸《东方日报》A14版所报道黄伟通先生神奇的描绘确有此事,我们对当初柔佛州人民党副主席宋新辉律师关及“华小校长通过中间人付8万零吉买升级”的指控(原见http://www.nanyang.com/index.php?ch=7&pg=10&ac=384348),自然要处之泰然了。

比较可怕的是,延此“贪风炙热,买通升职”线索推测,不难看见堂堂皇皇的学府之人事升职腐化由来已久。基于制度失衡,贪念使然,最终所用非人,在所难免;结果必然是“该来的人没来,该走的没走”(澄清:我并没有说你/你们)。

如此一来,延生的一系列后患无穷,不但拖累华教和华社的生机与生态,如众所见教师、家长、学生更是不胜其烦,已经不在话下。面向这一切,无辜众生应当如何以对?

海南岛农村向有一种称以“做公道”,用作餐食共享的风俗妙计。王锡钧先生在《家住完成泉河边•做公道》(2002)里记述,方法是:“把肉分份后,各人拿回家去,让全家人都吃”。

至若“做公道”过程应用的规律,那就是依循“做的不取,取的不做”的规矩行事。这就是说,“公道头”本身必须按章发完所有的成员,自己才拿剩下的最后一份,体现“公道”的君子精神。

既然天下校长清清白白,不曾从中得到一点/一些/很多/非常多应得或不应得好处,处理学校的“回佣”,理当如是行之:“做的不取,取的不做”。我的第一个建议是分校长之权而治之,把书单的选定留给自己,明文敬辞书商,贩卖部从此一律交付董总/民间,藏富于民。

第二、各家报馆立即将名下林林总总千奇百怪的报刊和杂志,撤出华小的庞大市场,不再潜用提高阅读之名,行不法促销之事;以杜绝学生受促必需订阅的不成文法。

鉴于既得利益输送已经遭到垄断,前提二法,短期以内恐怕难以开花结果。我因此比较倾向,希冀家长参考《当今大马•华小家长起义案例》之〈大年新光家协重获书籍采购权〉以及〈宽柔家长争多20%电脑回扣〉;采用第三条路加快自救。

例如,他们不妨考虑自我组织各自的社区网络,发起“自撰作业,不买补品”运动,并通过诸如linux开发之道,进行“资源共享”以及“资源交换”,丰富参考资料。

《易经》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谨以此言和深信霍元甲精武之道的家长共勉之:事情到了这个阶段,我们再不能一厢情愿单思寄情校长堂堂正正地有教无类,只好踏踏实实地自己救自己了。

自强不息!自强不息!自强不息!

2006-03-24

推荐王受之的《建筑手记:马来西亚速写》






可联系xuelinbook@gmail.com

2006-03-21

一起沟通才是平台

2004年3月17日《星洲日报•沟通平台》的<祝福读者!祝福选民>,特别提起一位马华领袖说:“《星洲日报》的大选报导最全面、最完整。看了《星洲日报》,就不必再看别的报了!”

话虽如此最全面而最完整,大树有枯枝,沟通平台仍有微不足道的白璧微瑕。http://guaboleh.bravehost.com/甚至记录了2005年1月19日黄启益先生当初投书坦言 “读者黄启益先生(的文章)读来令人感慨万千”。

“黄启益先生”自己读自己的文章竟然感慨万千,我读之何止感慨万千,而是万万千了。无论如何,我到底从来不愿错过最全面和最完整的《星洲日报》,因此也得以拜读2006年3月17日《星洲日报》第三版刊登了自称为“读者”林大伟之奇文:

“某些自命正义和自由的网站和评论人,如李万千、潘永强、杨白杨、赖昭光、庄迪澎、杨凯斌等,也甘愿放弃独立、中立、公平的原则,跟着东方的指挥棒起舞。他们发泄情绪,多于根据实情分析问题。”

事情是否如此,我们首当检验的,不是评论大家如李万千等,是否“甘愿放弃独立、中立、公平的原则”而“跟着东方的指挥棒起舞”;而是林大伟笔下的“指挥棒” 是不是果然存在。

以校长贪污之事观,众所共见的是,总主笔張景雲先生先后发表了〈一篇不分段落的文章〉以及〈校長禮讚〉,为天下清廉的校长逐一平反;乃至《星洲日报》集团总编辑萧依钊先生评之以“犹如发聋振聩的木铎”。

由此可知,如果《东方日报》确实设有言论的指挥棒,那该是鲁迅所言的“自己所愿意遵奉的命令,决不是皇上的圣旨,也不是金元和真的指挥刀”;否则,《东方日报》怎么任由李万千等领唱反贪之歌,又许張景雲先生发表不同的观点呢?

既见《东方日报》其贤,《星洲日报》能否思而齐之择善以从,多多刊登李万千、潘永强、杨白杨、赖昭光、庄迪澎、杨凯斌等的文章,以示不但不愿放弃独立的原则,更要发扬“一起沟通才是平台”的精神?

2006-03-20

Have a read

Have you ever read this:www.kennysia.com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姓杨人家以“四知”为堂号,典故出自東漢弘農楊震。事关楊震到東萊郡赴任,途經昌邑,縣令王密乃是他舉薦的茂才。暗夜,王密揣著十斤黃金送給楊震。楊震严正拒絕:“我这老友了解王君,王君竟不了解我,這是甚麼道理?”

王密回答說:“半夜三更的,不會有人知道。” 楊震正色应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麼竟說沒人知道?” 王密聽了,滿面羞澀,只好灰溜溜拿著黃金走了。

此事可见《資治通鑑》;书里更有一段话说(杨震)“性公廉,子孙常蔬食、步行,故旧或欲令为开产业。震不肯,曰:‘使后世孙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

由此可见,堂堂正正的杨震果然清清白白,确实做到“富贵不能淫,升职不能屈,回佣不能移”的境界。我平添为杨家子孙,犹有荣焉;校长职工会马六甲分会主席杨清亮想也必然见贤思齐,择善从之。

前不久据云马华党校经把《資治通鑑》纳入课程,不晓得是否将此“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列入学习纲要其中,以便党员上下深切体会“欲为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道理?

无论如何,对于校长来说,此事无疑是一则上佳的教材;就算是《太阳报》2006年1月21日报道“分销商提供30%至40%的回佣给校长”没有法定的证据,并不代表“沒人知道”。

实际上,到了此时此刻,过去华小学生林林总总的花费,可能兼附四成的回佣毕竟去了哪里,我们还没有听到明确的回答;我们家长都了解校长,校长竟不了解家长,這又是甚麼道理呢?

2006-03-16

制定華小作业采购指南

接2004年3月日发出“董總目前與華校的溝通已漸行漸遠”之言,2006年2月17日“全国”校长职工会马六甲分会主席杨清亮,一马当先快人快语,借新春晚宴公开吁请董总就华小食堂招标课题停止“打压和为难校长”。

杨清亮德高望重清风亮节,尝对慈濟的靜思語教學赞不绝口,一呼百应鸾翔凤集,半岛校长职工会同仁的心声和辛酸响彻云霄,顿时花香毕出霎那鸟语四飞;我华社上下无不咸庆得人;精武华小董事长王国丰先生何必搞到“悬赏马币五十万元,揭发贪污校长”呢?

议题闹到2月23日,有报道说“甲州華小三機構聯合擬定的《馬六甲華小食堂招標指南》,在按教育部指定的程序,再加入董事的參與,有效化解食堂招標的疑慮,達到雙贏的局面”。

杨清亮其时谈话,有此重点:“(马六)甲華小食堂招標指南是全馬唯一的;自去年底採用以來,沒有再發生任何問題。可能馬華和教育部想把我們的經驗,介紹給其他州的學校參考。”

然而,这毕竟是一份怎样的指南呢?甲州董聯會主席林源瑞先生事后受詢表示,董聯會並未參與去年的“三造談商”:“那只是培風六校董事跟各校校長的對話,與董聯會無關。”

悠悠两周过了,至今我尚无缘拜读全馬唯一的《馬六甲華小食堂招標指南》,并不晓得那是怎样一份的文件。然则,按照“指南”的字面推想,可知天下 “指南”本身其实不具法律约束力:“指南”尽管可以指南,最终可能是“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转而向北,亦不可知也。

无论如何,话说回来,倘若指南有效,华小所需,其实不仅是一本《馬六甲華小食堂招標指南》或者《全国華小食堂招標指南》;更宜赶快落力于制定jangan ambil untung lebih sangat的《華小辅助作业采购和课外读物贩卖指南》。

有关此点,2004年5月15日“全国”校长职工会总会长江秀坤接受报章专访,曾经充满爱心详细点出,书包很重的源头正是作业簿繁多。“例如笔顺、生字、抄书等,导致华小学生每天要携带的书本相对多且重”。

偏偏1月21日《太阳报》报道,“一些无良分销商为了推销作业簿,不惜提供30%至40%的回扣给校长,以至学生家长被迫付钱购买一些根本用不到的作业簿。”(详见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_view.asp?id=1038)

这么一来,大家都在3月6日大东方讲堂听到,孩子的书包百上加斤,非常超重,压得一个个可怜的学生有心无力:男的透不过气,女的不再婀娜;多年以来民间光天化日之下亲见其相,家长若我辈者早有不少叽里咕噜的声音。

多年过后,随着课业日新月异千变万化,书包痴胖的问题不但依旧,而且变本加厉;何况“学生家长被迫付钱购买一些根本用不到的作业簿”。吾友潘永強观察入微,在〈有多少校長吃雜糧〉再度一语道破间中玄机:

“很多學生家長都知道,孩子的書包之所以越來越重,作業越買越多,書簿出版商與校長結成的利益分肥共同体,可能就是最大理由。” 由此可见,采购和贩卖的流程,恰如郑云城先生在〈全国华小学生年花近六亿,大型华小校长年收20万?〉所透露,即便数据待考,流弊颇多自不待言。

第二、若是推销作业薄确能提供高达30-40%的回扣,经年累计,华小转售盈利所得,必然十分可观。如果将之用诸利惠大家的千秋大业,大概足以兴建大楼,改善教师福利,借以礼聘临教,赞助流通《静思语》,更不必再像全國校長職工會甲州分會主席楊清亮那样“上下奔波張羅二手桌椅”;一举而数得,何乐不为?

我且再以柔佛国光小学为例,晚近建校,有1986年以120万“兴建一座三层楼十八间新课室及一座更具规模的多元用途大礼堂”;1990年动土“标价为170万”的新校舍;1993年耗资近50万元“兴建有盖球场、增建六间课室和一间食堂,并扩建礼堂”;1996年,耗资50万元增建12间“裸”室(详见http://www.sjkc.com.my/school/sch/index.asp?id=45,其中“裸”室当指课室)。

凡此四种,所费一共是390万之巨。我前在〈学校不是好生意〉计算,设想30%至40%的回扣涓滴归公,在一间学生多达5千人的学校十年树木所得的数目,可能高达266万令吉至355万令吉(数目有误,欢迎指正)。两者对照,假使用诸回扣养校,岂非两厢全美皆大欢喜,不亦乐乎?

千钧一发,事不宜迟,“全国”校长职工会如果愿意重回谈判桌上,不妨零距离密切配合华小三机构,再次集思广益领导划定一本便利吾族ubah gaya hidup的《華小辅助作业采购和课外读物贩卖指南》;把相关权利回交董教总全权处理,并将盈利涓滴逐一划入独中和华小发展基金。事情毕竟如何,专侯佳音,尚祈作答,谢谢。

2006-03-13

家家观世音,区区张天赐

不必多费唇舌,到了此时此刻,张天赐确是马华、华社、华团乃至国际华人社会里知名度最高的人士之一。晚近以来,张天赐甚至已经打进友族市场,得到主流平面和电子媒体充分的关注。

江湖蜚短流长的风闻还指出:有人可能不知道谁是马华公会总会长,甚至尚不认识马华党校校长;但是,提到如雷贯耳的张天赐,用马华总秘书黄家泉校长的话形容,那真是已经扬名海外的一种“品牌”了。

那天听黄校长这么一说,我突然心生好奇,借助google上网随机搜寻,事情似乎果然如此:关于黄燕燕的条目,有10200 则;李三春2250则;林亚礼1520则;何掌醒1260则;林熙隆1240则;黄家泉998则;林时清875则 ;周美芬659则;姚长禄517 则以及廖仲莱322则。

至于向有“南马张天赐”之誉的魏家祥,只得微不足道的487则;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是,一键入正牌的“张天赐”三个字,找到了13700则相关文章,与林良实的16900则相差只有3200条。

哗!难怪马华总秘书黄校长宣布,“马华党校将开办课程,训练各区服务中心人才,加强他们的人文素养,有关课程的其中一项目的就是通过训练培养更多张天赐,为民服务”。

这是因为“只靠张天赐一人无法解决全部问题,因此,该党中委会已决定培训更多人才,让每个地区都有张天赐”。一旦做到“家家观世音,区区张天赐”,处理公共投诉必然好办多了。

说是这样,诚如黄校长所言,“马华党员除了要对党的斗争有所认识,也能提升个人的修养”;基于政治考量,除了公共投诉,到底不能彻底依赖一个“真人为记,提防假冒”的张天赐或更多张天赐。

2月23日三千黨員聚集三春禮堂共度馬華黨慶57週年紀念,回顧先賢創黨的經驗之后,我想,大家也该看到,马华同时需要的,是更多的清清白白、富而好礼的陈祯禄,更多的堂堂正正、为政以德的朱运兴,更多的踏踏实实、敬事而信的林苍佑,甚至是临终之前其言也善、其鸣也哀的李孝友;那么马华来年黨慶就必然更壮大好看!

2006-03-11

“全国”校长职工会

3月5日“全国”校长职工会紧急登报宣布停办收费班后,3月7日砂拉越《诗华日报》A8版有则新闻说“校长职工会议决华小停办收费班,刘天亮澄清与(砂州)董联会无关”。

新闻内文说“晋汉省华小董联会主席刘天亮澄清,该董联会与西马的全国校长职工会是不同的个体,……所谓的全国校长职工会的议决,(是)存有误导性的报道,而砂州华小的校长并没有加入该组织”。

其后一天3月8日《诗华日报》A11版又有报道再次强调“晋汉省华小所有华小的课外电脑班均活跃(地)进行中,并未受到西马全国校长职工会宣布停办收费班所影响,一切照常”。

内文则言:“晋汉省华小教师会主席邓景文表示,古晋方面的课外收费班有别于西马方面,加上西马的全马全国校长职工会并没有‘登陆’古晋,因此古晋的晋汉省华小教师依然按部就班,各就各位的工作。”

一连读了两则如此文字,可见当下闹得轰轰烈烈的“全国”校长职工会,恐怕不那么“全国”;既然没有登陆古晋,至少非但气势上不具“全国”的规格,全员也根本没有“全国”的实质。

如果沙巴以及直辖区的华小校长上上下下也没有加入这个“西马的全国校长职工会”,正确地说,“全国”的字眼其实恰是“半岛”的校长职工会之放大、误读和误解了。

进一步咬文嚼字地说,这个“半岛”校长职工会,也不全然是所有校长的职工会;而是“半岛”华小校长职工会的意思。万一“校长”指的是正校长,为正视听,应说是“半岛”华小正校长职工会。

至于这个“半岛”华小正校长职工会是否已经正式注册,是不是具备代表华小正校长的合法性,彼等的法定责任权限底线又在哪里(诸如有无资格进行谈判);会员当今毕竟已有几人,向北大方正投诉郑云城的“大马一群家长”与该组织有无关联;仔细一查,对我们了解“全国”的华教大局必有莫大的助益。

不管怎样,此之谓“全国”校长职工会,总数不过微不足道的1288人。凡此千人,竟然可以跨越教总头上,操控和买办“全国”华小的一切,真是费煞思量。陆老师所建议的华团大会一开,倒该对此作个“全国”的总侦断和总了断才好。

2006-03-10

如果小学校长以平治“大小眼”代步

Nowadays don't play play. I tell u what my dear 仲顺表弟said:根据香港的法律,如果一名月入5千令吉的小学校长,平日却以一辆价值30万令吉的平治“大小眼”代步,住在一间价值40万令吉的双层排楼,将有可能因此被制裁。read more at告胡万铎的贪污ABC

再来一个“全国”校长职工会

“全国”校长职工会

2006-03-09

江秀坤3月10日退休

《东方日报》报道:由於達到退休年齡,全國校長職工會主席江秀坤將於明日(3月10日)退休,全國校長職工會柔州分會主席,由原任副主席的蕭亞東代位,副主席則為尤亞玖。

我没有王国丰先生登广告的豪气,我借此一角顺祝江秀坤ubah gaya hidup后退休快乐,安享晚年。

从马国华教谈到NKF

我在早报网站上文章 “陈再藩-从马国华教谈到NKF” ,想请你去看看。这篇文章的网址是:
http://www.zaobao.com/fk/fk060306_503.html

Ba, Kut or Teh

I heard 王国丰had Bakut Teh with a or some big, or could be not too big gun(s). I did not go since I did not know the venue and the time. In addition I was not invited. You knowlah, this kind of thing, if not card still go it could be very malu.

In anycase, even I if went there, I promised I would not show my banner as other did.

No insider provide me the story yet. After the meal, I just wonder what will left? Ba? Kut or Teh? But nevermind lah, got Kut also good, as long as it is free. What not?

If no Ba, add Ba. No Teh, add Teh. Or One will take the Ba, the other take the Teh. And I will take both Ba abd Teh.

Also can. Everything also can talk one. The more we talk, the better we are. So let eat and talk.

2006-03-07

第N次的水患连连

2006开年第二天,半小时长的倾盆大雨,导致槟城市区道路处处积水,头条路至七条路、调和路、风车路、中路、车水路、槟榔律、沓田仔、汕头街、比南利路、霹雳律中段、中央医院一带水患连连。

“由于沟渠无法即时疏通过多水源,导致污水涌出路面”;《光华日报》的新闻说,相关路段“有者水深超过1尺,淹及几近膝盖处,让市民被逼涉水返家”。此外霹雳律中段,水迅速上升至2尺,车辆抛锚,交警不得不冒雨维持秩序。

2006年情人节当天那个不很浪漫的下午,奇風怪雨侵襲首都,多個低窪地區發生閃電水災。彭亨路一帶更有樹木为之吹倒,竟然一连壓中至少14輛車。

2006年情人节过后那个很不浪漫的下午,雪隆两地天空流下四小时长的情人眼泪,造成大道路面積水接二连三,引发两州交通大阻塞。

2月16日有报道说,格拉那再也區英達花園情况最為嚴重:當地SS7/28路與SS7/29路的127間雙層排屋,洪水侵入屋內水深达0.6公尺,造成慘重的財物損失。

新闻又言:“其中約50戶的受害者,事後在格拉那再也區國會議員盧誠國的安排下,到格拉那再也警局報案,並聲討靈市市議會與花園的發展商”。

其实,不管是在槟城或是雪州,不论是人禍还是天災,这些那些第N次的水患自然不再是新闻了。关键的提问是:“聲討靈市市議會與花園的發展商”以后,谁将为排水系统的失败负起全责?

我们尤其要留意的是这两点:一、所有的发展需要经过严谨的审核过程,有者还得到“环境影响评估”的绿灯,才可进行。在这个前提下,为何会发生“沟渠无法即时疏通水源”的状况呢?

二、《星报》引述盧先生为此特发数则手机短讯给市議會与市议员,然则并无回音(Loh said, adding that he sent several SMS to the council president and councillors on yesterday’s floods but received no response)。由此可见科技行政尚未成功。

2001年4月9日,針對八打靈再也千百家村遭受雨水沖擊,導致村民屋後牆壁竟在凌晨轟然倒塌, 记得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周美芬曾经這麽說:

“有關發展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處事態度是無助解決問題繼續發生,他們應顯示出更大的誠意,才能真正有效解決問題 ……希望有關部門盡快履行承諾,最遲應在本星期內開始動工,協助抒緩當地水患問題。不過,這應只是一項短期的解決方法,作為長期解決方案,有關部門應提昇該條河流的設備,以確保水患不再發生。”

尽管這些充满誠意的話,今天听起来還是蛮實用的;可惜,到了哪年哪月,我想,同样的话,恐怕仍然可以再说一遍。何况,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先生的统计指出,“過去10年來,沙亞南一些地區每2至3個月發生水患一次”。

根据2003年出版的《雪兰莪2002-2020大蓝图调查报告》说,为数大约194,842.84 公顷或相等于25% 的雪州土地归类为水患常区(kawasan mudah dilanda banjir,页3-2-4)。然则,蹊跷的是,竟有53,611.66 公顷的发展位于此处(页3-2-16)。

《报告》页3-2-43另有一段文字点明,38%的发展落在水患常区。单在八打灵县里,有关比率更高至44%。至为耐人寻味,个别预期中的工程居然选在瓜雪和巴生二县里的水患常区。既然如此,水绕万城何足为奇?

果然,2月26日凌晨的那場豪雨,引发沙亞南發生6年以來最为嚴重的水災,聯邦大道以及新巴生河流域大道交通一度中斷;“水在桥上走,车在水上游”,逾萬人受害。
更甚的是,3月1日《东方日报》之〈大水災影響 莎阿南產業或受衝擊〉报道,经此水災一劫,分析員認為,严重打擊這些地區的房產認購率;尤其是在該地區擁有龐大發展地庫的發展商更將受到衝擊。

岂料同天,霹雳安顺和实兆远也顿成水乡,居民叫苦不迭。玄机毕竟何在,我突然想起《1993年谈江高峰塔公寓倒塌的报告》上这些怵目惊心的警言:排水系统阳奉阴违,违章打造(The sizing of the drains and drainage structures was designed in accordance with ……Standard and Procedures …… but was not constructed accordingly)。

2006-03-03

董校交流会被迫流产

Don't know why the meeting was bring forward. Forward or backware, now 全国校长职工会临时缺席,董校交流会被迫流产. Walau, why all no come le? All scare or what? Or may be none is free. So use to it, is always like that one lah.

Just now I read also from mederka review
除了董总及教总,悬赏马币50万元征求校长贪污证据的吉隆坡精武华小董事长王国丰,以及八打灵华小家长会副主席郑云城等40人也在会场外纠察,他们举起卡片,卡片内容包括“解散校长职工会”、“校长职工会=贪污组织?”等。

Come on, angry no angry, how can say like that one. We must always respect HM as we were told since small small, isn't?

Furthermore, the slogon did not sound got Oom. Anyway, may be someone can capture these serial and made a little text book. Title? no-care, as long as can sell and generate 30-40% profit.

However, mederka review
also said "王国丰悬赏50万征求校长贪污及竞标升职的证据,这在马来西亚华教史上,堪称史无前例。王国丰的举措,既要有财气,更需要有勇气;倘若此举能将贪赃枉法者绳之以法,并阻遏效应,即使没有印上“王国丰楼”大字的校舍作纪念碑,王国丰都算功德无量"。

Now,u like or not, as a matter of fact, 王国丰is as popular as Tammy nyp liao. Someone must register a website for him fast fast.

2006-03-02

首相说维修文化尚未成功

按照学术划分,管理天下城市,涉及至少兩個关键層面;第一,從長計議的規劃;第二,竣工以後的維修。二者一旦相互呼應,则相得益彰:反之,万一規劃有所不當,必当引致維修左右为难;維修欠佳,復而连累日後重新規劃的十分艱辛。

2003年10月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清楚说明这个浅显的道理:“建筑物或公共设施的管理工作必须尽早策划,包括有关建筑物设计、所用建造材料、工程监督及素质,以确保建筑物在建竣後不会出现维修问题。”

2005年12月民主行动党全国署理主席陈胜尧博士在〈以2006年预算案提升吉隆坡的交通和治安〉重申同样的论述:

“我们建议市政局设立调查委员会,以便研究所有公共和私人的中廉价组屋的管理和维修问题。例如,最近甲洞7英里美娜园一位10岁男孩从11楼组屋电梯跌死(注),显示管理和维修的缺点。”

陈胜尧博士同篇文告也提到市议会的路燈课题。長久以來,国内大小市鎮都不曾間斷地出現路燈不足的投訴,导致公眾夜行的非常不便。我們也經常和大量聽到路燈失靈的指責,往往沒有获得当局及時處理。

相反的是,大家所见,到了一个期限,所有的路燈都为新颖设计取而代之。到了另一个时段,全新的进货又替代了上一回的装置。如此反复无常,由来已久且有目共睹;可怜的纳税人,不得不为此额外开支负起全责。

公共電話可能是另一个引例。2001年大马资讯与多媒体委员会主催“客户满意度问卷调查”,发现“高达98%的国人对公共电话服务极度不满”。

2003年更有报道说是年首3个月,大马电讯公司名下3491个公共电话遭到蓄意破坏,损失超逾228万元。其中以槟城的情况最为严重,共有1242个公共电话毁不成形,造成超过130万元的损失。

至于城市的垃圾桶,有的供不应求,有的脏不可言,有的形同虛置,有的一无可取。因为破坏者众,即便是晚近地方政府新置的再循环垃圾桶,如今恐怕也需要再循环了。

事情当然并不只是路灯、公共電話、垃圾桶,或者是候車亭的瓦破柱壞以及天橋的敗落殘跡。兹举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先生的博客所列,举目所见,道路、沟渠、草场以及公园里外皆有类同个案;甚至圈及一大组建筑群。


例如,民主行动党槟州宣传秘书魏祥敬早在2002年4月17日,指出〈屋租统治(废除)法令〉于2000年1月1日生效后,乔治市内突然“出现将近千间空置及缺乏维修的陈旧建筑物”的怪象。

迈入科技主导的e时代,情况变本加厉。当收费站统一于Touch-and-go 系统之后,因为没有定时维修,许多相关的配件无一不是随着时间而Touch-and-gone了。

先例既然在先,我有理由怀疑,轻快铁车站前那些卖票机器,最后极有可能必将沦为同样的下场。2006年2月20日《星报》记者Jack Wong封面报道之〈Billions wasted〉,再次证实此说。

Jack发自东马的新闻记录首相官访砂州时指出:因为维修欠佳,我国需要年耗上亿令吉修复公共建筑和设施。除了电话和公厕,首相的名单亦包括回教堂、学校以及民众会堂。

首相的话才说完,2月20日《星洲日报》北马版另有新闻揭露威北打昔汝莪公共巴剎及飲食中心啟用15年後,問題罄竹难书,单是屋頂破洞超過4年,“屢次向各方投訴都沒有下文”。

2月21日《光华日报》的报道说槟岛西南区有组屋升降机失灵,一名40岁巫裔男子沙鲁汀尤索夫踩空坠落底楼,头部重创惨死现场;尽管陈胜尧博士早在一年前已经建议“研究所有公共和私人的中廉价组屋的管理和维修问题”。

2月22日《中国报》揭露關丹飛鵝寺路前地下水管破裂,水流成河,途經轎車被迫放慢車速,徐徐涉水而過。然而,至截稿為止,记者“仍無法聯絡關丹水務局人員”。 ……

2月26日NTV 7的〈追踪档案〉还说,曾文珩老师跌死的吉华K校,引颈长盼5个多月,紧急拨款仍然望穿秋水,欲语还休。此外雪州安邦新村华小和吉兰丹州中正小学也面临维修的辛酸。不知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江秀坤有何公务员的意见?

难怪工程部從2月17日設立投訴熱線,第一天就有89個投訴。难怪我们愿意耗费40亿令吉雪邦重新打造全新廉价航空终站,也不要凭靠一亿令吉修建梳邦机场。难怪这世界有那么多难怪,我现在开始有点明白其中奥妙无穷的道理了。

注:10歲孩童方威雄墜下身亡,时近半年,2006年2月21日其母王翠玲前往呈交備忘錄給職業安全與衛生局總監奧瑪及副總監安里时向媒体透露,“至今,管理層當局仍未向家屬作任何交代”。

商机·伤机

转给王国丰先生看的文章

朋友国外转来的文章,出自《东方日报》霹雳增版。认识王国丰先生的朋友不妨转给他看看也好。



为虎作伥

相传虎啮人死。死者不敢他适,辄隶事虎。名为伥(chang)鬼。伥为虎前导,途遇暗机伏陷,则迁道往。人遇虎,衣带白解,皆伥所为。虎见人 伥而后食之。 出自《正字通·听雨记谈》。

故事可见于这里

例句,请按这里

ora-12571: tns packet writer failure

Use of internet download manager may cause ora-12571: tns packet writer failure.

As reported in http://www.experts-exchange.com:

"We have many client machines (oracle developer 6i installed which has Oracle 8i client) suddenly stopping connections to the database (Oracle 9i). tnsnames.ora is fine, because it used to connect before. I can ping to the database host, but when doing tnsping80 to the tns entry it is giving TNS-12560 protocol adapter error or TNS 12571 packet writer failure. I tried to re-install Oracle, but no use. Finally we have to re-intsall win2K/Win XP and install Oracle Dev 6i again to solve the problem".

Other than re-intsall the OS system, user may restore to a defined checkpoint in XP environment.

2006-03-01

《东方日报》网站

counter
读者统计,请按这里

异见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