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25

《中学生》200

董总的《中学生》正式市场推出以前,曾经采用不定期的方式出版。第一本刊行面世,交付华文学会代售。那时我在昔华中学读书,是初中生的代表之一,尽管没有油水抽佣,责任在身只好陪同学长一起逐班沿售;票房叫座,成绩不俗。

不久一纸出版准证发出,《中学生》改以月刊发行,先由爱微女士主编。我忘了什么时候开始订阅、投稿;然而,倒一直记得点评我少年轻狂诗作之何乃键先生,以及点出习作历史小说中诸多谬误的陈清德前辈。

因缘是那样巧妙,播种和收成都不在一时。谁会料到《中学生》会和《知识报》、《小读者》、《好学生》和《好少年》一样,确实是成功孕育6字辈作者群的大功臣?

抚育《好学生》27年的钟宝颜女士,年前接受林悦专访,甚至清晰记得当年出身小记者的政大博士祝家华、北大博士潘碧华以及年前晋身贵为《星洲日报》副总编辑的曾毓林先生。

如是我闻,《中学生》也一样栽培出层出不穷的后起之秀;例如,创作《星洲日报》的〈学海之歌〉之杨艾琳。八打灵花园女中出身的杨艾琳当年名气和才气一样惊人,笔下的散文、诗歌和音乐都自成一体。

除此之外,林别溪在〈傻傻写短诗〉逐一点算,曾在此处亮相的一系列健笔还有“庄迪澎、周嘉惠、张光前、李敬德”以及据悉刻在《东方日报》服务的李勇坚等人。

以后爱微离职,几易编辑,作业、版面和风格或者因此有所改变;唯《中学生》始终继续印行,而且持续增长。间中《中学生》兼办征文比赛以及编以多种丛书,愈战愈勇;尤其张永庆先生的系列著作,最是卖得。

因为这些个人感情所在,即便不再年少,我们家依旧续订《中学生》,直到第100期。以后虽经流离迁居,直今仍然藏有《中学生》的前身以及完整成套的一百本《中学生》。

才一转眼十年过去,临近2006年7月《中学生》刊号竟已是第200期。岁月飞掠,青春仓促,算上来第一代读者,有的年过而立之年的梦幻,有的年届四十不惑的风霜。

当年随口轻赋的风花雪月虽然远了,可是董总20年以来为《中学生》默默耕耘有口皆碑,早在加影山上化作一树童话的花瓣,一园细柔的词句,还有一院郁香的文思。

counter
读者统计,请按这里

异见博客
版权所有